公孙陨落

我曾经是个太太(透明那种)

选择遗忘(全部)

茨木死了,他今天才大学毕业。
茨木死了,他本来要和酒吞结婚的。
茨木死了,他连婚礼都和酒吞商议了。
茨木死了,他的挚友似乎疯了... ...
“你冷静!酒吞童子!肇事司机未成年... ...”青行灯等人把酒吞拦住。
“所以呢?”酒吞通红的眼睛直盯着那个瑟瑟发抖的男孩。“所以他就可以伤害我的茨木?且不承担任何责任?”
我要杀了他!是酒吞脑中唯一的念想。
茨木和他在街上走着,商议婚礼的细节布置,他还对自己笑着呢!然后... ...就没了... ...
那个孩子因为贪玩而自学开车,看见人却把油门当刹车。
酒吞还记得茨木的血溅在自己身上的情景,他的茨木,完完整整的茨木,一只手在肇事司机由于紧张而无意识的倒退碾成肉泥,而茨木整个人也被撞到了铁栅栏上。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我们尽力了。”
“尽力了。”
... ...
“什么意思?茨木他怎么了?!你们说啊!”酒吞拎着主治医生的衣领,明明已经明白,但是还是想要自欺欺人... ...
“你冷静一下好吗?!”青行灯扇了酒吞一耳光。“茨木希望你变成这样?你是学法律的!你懂殴打未成年是怎么样的,更别说杀了。”
“国家法律的漏洞你也是知道的!你知道如何利用法律为茨木报仇!”
“... ...那有什么用啊”酒吞回神“他依旧不在了... ...”
“求求您!放过我们的孩子吧!”肇事司机的父母跪在酒吞面前,他们本是富裕且社会地位极高的人,为了孩子,却抛弃了尊严,母亲的妆已经哭花了“求您了,他还是个孩子... ...”
“孩子... ...这不是他害死人命不承担责任的理由。”一目连给狂躁的酒吞打入镇定剂,温柔的他难得面无表情。
“你们要多少钱啊?多少啊?多少我们都给!只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
“金钱,不是万能的,”荒托住软了腿的酒吞“再多的钱币也代替不了一个美丽的生命。”
... ...
“如果你真的想给茨木报仇,就亲自为他打赢这场官司。”青行灯对着被打了镇定剂的酒吞又是一记狠狠的耳光“你觉得茨木希望他的挚友变成这样?”
是了,茨木不希望自己变成这样... ...
酒吞以最冷静的姿态打赢了这场官司,那孩子最终还是以杀人的罪行入狱,无论他的父母多么伟大。
这场官司支撑着他之前的生活,为茨木报仇莫名成了他生命唯一可做的。而官司打赢了,他又陷入了浑浑噩噩的状态。
他活着,茨木死了。
即便为茨木完成了报仇,茨木依旧死了。
不会再回来了。
他依旧会像之前一样早早起来准备早餐,却等不到茨木吃饭前给他的早安吻。
他依旧会赶着时间中午回家,家里其实已经没有了等待他的人。
他依旧重复着茨木没走之前的生活,却永远的失去了茨木。
他有时做完早餐会回卧室看一下,似乎是看看茨木有没有醒,双人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的叠好,没有人的痕迹。
他中午回家打开门的一瞬还是会忍不住说一声“我回来了。”却没有扑过来抱住他说欢迎回来的人。
酒吞用这种方式惩罚自己,没有守护好自己的珍宝。不会遗忘,永远刻在心头。
... ...
“酒吞这样子下去迟早出事。”研究心理的花鸟卷忧心忡忡的对青行灯说,“他爱茨木太多,胜过自己。”
“要不,你试试催眠他?”大天狗提出了个坏点子,“让他走出茨木死亡的阴霾。”
“不妥,只要记忆中有茨木,他就知道自己爱他,胜过自己。”青行灯皱眉,“这已经是他的习惯了。”
“那更彻底一些吧。”一目连垂眸,咬牙“让他忘记茨木。”
“... ...什么?”大家都知道迟早有一个人会提出这个想法,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温柔的一目连提出来的,茨木是他的亲弟弟。
“茨木已经死了,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了。可是酒吞还有大好未来,他不该这样下去。”一目连心疼弟弟,但是也知道不能让死去的弟弟成为阻挡酒吞的梦魇。“不如彻底忘了茨木,茨木也不希望酒吞这样啊。”
大家连哄带骗的把酒吞带去花鸟卷那催眠。
“盯着这个怀表”
酒吞的眼睛渐渐呆滞
“现在,告诉我,你是谁?”
“... ...酒吞”
“你最爱谁?”
“... ...茨木”
“好的,你最爱的人怎么了?”
“... ...死了”酒吞的情绪开始出现波动
“现在,忘记死去的他... ...”
“不可能!”还在催眠状态中的酒吞突然清醒了过来。“花鸟卷!你想做什么!”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对待朋友的神态,更像是盯着害茨木死去的凶手,眼睛里只有愤怒。
看情况不妙,围观的众人忙拉开酒吞。
“我不可能忘记他。”酒吞像是宣誓一般,眼睛警惕的盯着所有人“永远不会。”
... ...
“我不希望他这样,他的未来很美好”茨木对阎魔说,“大人,他不该是这样的,我不是他的绊脚石。”
“孩子,他爱你,你不应该感到开心么?”阎魔不太理解人类的心理,被一个人爱到这种地步,应该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吧?
“我知道,”茨木低下头,“我也爱他,所以我不想他因为爱我而变成这样。”
“你也听见了,只有他把你忘的一干二净,你的死才不会影响到他。”
“那就把我忘的一干二净吧。”他用清脆明亮的声音说,“我爱他,让他忘了我,就是我爱他的表现,大人。”
“好吧好吧,”阎魔懒散的靠着云,“今天晚上,去和他告别吧,傻孩子。”
“可他忘记了你,你就不能继续在人间了哦,要赶紧投胎了。”
“好。”茨木仅存的左手紧紧的捂住疼痛的胸口,他怎么可能舍得去投胎?但是酒吞对他而言更重要啊... ...
酒吞对他的思念愧疚与爱让他无法离开人间,这本来对茨木而言是快乐的,他可以继续看见他的挚友。
可是慢慢的,挚友看不见他,摸不着他,那种失落更加痛苦。
他其实一直都在,酒吞做早餐的时候,他有在端详自己的挚友,在他做完早餐时,给他一个虚无的吻。
酒吞回家时说“我回来了。”他也会非常及时的说“欢迎回来。”
酒吞说“我不会忘记他,永远不会”时,茨木心里一阵刺痛。挚友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他会做完早餐后突然莫名其妙说一句“我的早安吻呢?”转身看谁,却发现没有人的失落。他中午回家后会自己默默做一顿速冻饺子,吃着吃着突然就不吃了,茨木是不会忍心让他吃这些的,然后又再做一顿丰盛的,却又不吃。
... ...
酒吞梦见茨木不是常事,他很想在梦里与茨木相会,可茨木从来没有过,这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挚友”他像天使一样降临了酒吞的梦境,抱住他。
然后绽放了一个让自己痛心的微笑
“忘了我。”
... ...
酒吞醒来后感觉后脑勺很痛,像是宿醉了一样,他记得好像梦见了什么,一个应该是梦里莫名其妙出现的角色好像抱了抱他,对他笑了笑,说:忘了我。
是谁呢?
为什么面孔想不起来?
为什么突然感觉有点想哭了?







选择遗忘的不是酒吞,是茨木。
他选择让酒吞遗忘,自己去轮回,他是舍不得的。
但是他也不想成为酒吞的绊脚石吧?更何况是死了的自己。莫名其妙的写的自己有点想哭

老子明天一定不要写虐的了qwq

评论(1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