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酒茨不拆不逆
沉迷搞事又很怂
人坑关注且谨慎

回家(上)

名字这么温馨其实只是结尾的一个词而已。
虽然还没没写到结尾_(:_」∠)_
老套的杀手文,人x妖梗
今天大江山退治么?

酒吞是个杀手,他有一只妖,叫茨木。
茨木是只猫妖,他与酒吞合作任务天衣无缝。
杀人的勾当自然是不能长久的。酒吞也想,再接下一个任务,完了就回家。
他印象里,曾经有一个家,在南方漂亮的小镇里,开过买酒的杂货店,隔壁有个卖花长发漂亮姑娘。对面是一个书店,书店老板娘与旁边古董店打工的小姑娘关系很好。
还没有遇见茨木的时候,他只把那当一个暂居地,没有感情,随时随刻可以离开。
直到一个清晨,还算年轻的他从花店门前遇见一只失去了右爪的小猫。
那只小猫是卖花的漂亮姑娘红叶拜托酒吞收养的,开始酒吞确实是看在红叶妹子的份上照顾茨木的,到后来,他实在是离不开茨木了。
或许是茨木化人时的一见倾心,也可能是长期以来陪伴的日久生情。
到最后,在他迫不得已离开去当杀手的时候,他舍不得把茨木交给别人,而是带走了他。

黑市都知杀手界鬼王鬼将,却不知鬼将是妖。
所以即便是有人来复仇,茨木也是安全的。

这次的任务,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酒吞边揉捏茨木的猫耳朵边看任务要求,难度确实不小,但是对他而言,也不是很难。
他把茨木抱起来 与自己平视,在它湿漉漉的鼻子上印了一个吻。
“茨木,做完这一笔,我们回家。”
喵~它温顺的蹭了蹭酒吞,应下了这句听了有数十遍的话。

这次的任务是去刺杀一个董事长,顺便带走他保险箱中的公司机密。
这个董事长喜刀,尤其是日本古刀,他的名字叫源赖光。
其实接近源赖光的过程不难,只是如何杀他要废点心思。
可是,酒吞没想到的是,茨木会因为见到源赖光的秘书渡边纲而发狂... ...
他愤怒的看着那个秘书的背影,失控的快要无法维持自己人类的形态,而茨木刚好是以舞会舞女的形态站在舞台上,而酒吞则装扮成伴奏的样子。
酒吞立马拉过茨木,快步走入后台。
源赖光也是感觉到了不对,叫过渡边纲,对他耳边窃窃私语,不知命令什么。
酒吞在后台看见源赖光这么做,也来不及思考,因为茨木的手不受控制的化为猫爪子,耳朵也不受控制的出现,温情脉脉的金色眼瞳变为野兽的竖瞳,体型也受不住控制,把华丽的舞裙崩坏了。他抓狂的挥动着双爪,其中一只竟然透明化至看不见,他的右爪本就是幻化出来的。
“怎么了?”酒吞紧紧抱住茨木,希望他能冷静下来。
这种状态下,怎么可能完成任务?酒吞只好放弃这次机会,先把茨木带回家---短暂租用来的房子。

茨木不在状态,自从见了渡边纲就难以维持人形。
不知道这种状态要维持多久,酒吞无奈的叹了口气,安抚的抚摸着茨木的脊背。
茨木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在酒吞的抚摸下睡了过去。
酒吞只得一人去完成这次任务。
但是任务目标已经察觉了,如果再去刺杀就难了。
但是令酒吞不可思议的是靠近源赖光的过程顺利的太过了。
在最后潜入源赖光房间进行击杀的那一刻,酒吞突然想明白了。
这可不是什么任务,这是圈套!
他转身,迅速准备离开。
由于动作太快来不及甚至撞到了一个女服务员。
“先生... ...”还没来得及说完,酒吞已经走出了酒店。
女服务员目送着酒吞离开,无奈的怂了怂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上面显示着正在导航。

ennm... ...今天出了两个书翁,大号小号各一个,都是语音召唤:为崽而战,我为酒吞拉票,说!你和酒吞是什么关系!

ennm... ...现在茨木是为崽而战排行第一,我想知道有多少人是为了茨木出性转皮肤去的(๑•ี_เ•ี๑)

今天去广场玩轮滑遇见一个超级可爱的萨摩耶!
我摸的时候没抗拒却对自己的主人瞟了一眼,看见自己主人在玩手机居然还用后腿蹬了蹬主人,好像说
“天啦噜!老子要给摸了你也不看我!”
然后那个阿姨(可能是大妈)一脸和蔼的告诉我“没事摸吧,它不咬人。”萨摩耶直接就趴地上让我摸了个爽。
蹬着眼睛,吐着舌头好像一脸生无可恋。
我似乎感受到了它的绝望哈哈哈!
明天改成段子么?太可爱了!

不甜的段子

不甜,虐不虐不知道。主要文笔不好

“茨木,本大爷交代的东西,买齐了再回来。”
那年他说的话还再耳边,他看上去很急切且严肃。
这一定是个重要的任务。
“吾回来了,挚友!吾买齐了... ...”
大妖的尸体已经冷去,紫色的眼睛紧闭,不会再睁开。
你那么强大,会复活的,对吧?
“茨木呢?还在躲本大爷么?”
“大人,茨木大人已经死了啊... ...”萤草拿起一杯茶,平静且熟练的说回答说。
“不会的,他没有死... ...”白发金眼的大妖背着骇人的鬼葫芦喃喃自语。
是啊... ...她冷眼旁观。
茨木当然没死,死的一直一直都是酒吞啊。
从前有座大江山,山上有鬼王和鬼将。
鬼王死了,留下鬼将。
后来,鬼将疯了。
他变成了鬼王。

茨木无法接受酒吞已死,而自己也无法让酒吞复活,于是他疯了,变成了酒吞,把在退治中死去的妖怪当做是自己,他的鬼王还活着。

琐事·长城日记

又名
妖刀日常。

酒吞茨木带着妖刀姬去爬长城,茨木为了省票把自己变成了小孩子,酒吞带着茨木妖刀玩。
小刀觉得:我和他们不是一家人。

坐缆车去长城,本来小刀是要和灯姐姐一起坐的,后来工作人员叔叔说小刀和茨木是小孩子就一起让酒吞带着吧。
酒吞把有恐高症茨木抱在怀里,小刀表示:爹,我也有恐高症啊... ...
缆车是有脚踏的位置的,但是小刀表示:我的一只脚完全是悬空的。

刚刚到长城刀刀就被抛下了,酒吞已经抱着茨木走到前面了,他们似乎完全没有在意他们的女儿不见了,两个人玩的还不错。
当小刀跟上酒吞茨木的时候,荒川叔叔正在给他们拍照。
灯姐姐问妖刀“小刀要不要和他们一起拍啊?”
要的... ...
然后她发现她的父母不见了,随即她看见父母出现在烽火台上拍照。
“... ...不了”
“那好吧。”
后来妖刀和狐崽一起爬长城顶时,酒吞茨木表示他们就不去了,小刀一个人玩的开心。
妖刀:我不是一直一个人玩么?

爬到顶后,小刀和狐崽在城墙的“窗户”上休息一下,吹会凉风,不一会大天狗叔叔就来接狐崽了,顺便对小刀说“酒吞说他们先回去了,滑道的票让我先给你,叫你一个人回去。”
妖刀姬:我有句mmp不知道说还是不说。

回家后。
茨木:咦?怎么都是我们的照片没有小刀的呢?
酒吞:小刀不喜欢拍照吧应该。
妖刀姬有句mmp但是她不能说。

爬长城嚯呀!
其实上城容易下城难QwQ

一个甜段子

ooc小段子,应该甜。又似乎太长了?
其实是一个比较大众的恋爱日常吧。。。

茨木很喜欢吃牛奶味的雪糕。
某天,酒吞给茨木买了一根牛奶味的雪糕,茨木很开心的接过吃。
过了一会,茨木要离开拿东西,不方便拿雪糕,就把雪糕给酒吞,再三嘱咐
“挚友不可以吃哦。”他吐舌的样子很好看。
“知道了知道了”酒吞一边接过雪糕,一边小声的自言自语“小孩子喜欢吃的本大爷才不喜欢呢。”
茨木回来后,那个雪糕酒吞果然没吃,就是有点化了。
“挚友你居然真的不吃哎。”茨木歪头看着酒吞。
“你想让本大爷吃?”酒吞作势要啃雪糕一口。
“才不呢!”茨木连忙抢过雪糕。
茨木快吃完的时候,眼前的酒吞突然放大,下一秒,酒吞就舔了一下茨木的嘴巴,卷走他嘴里的一块还未化完的雪糕。
果然很甜呢,怪不得茨木这么喜欢吃。
“吃到了呢。”酒吞坏笑着说,毫不例外的看见茨木红透了脸。
后知发觉的茨木反应过来
“挚友你怎么可以抢我嘴里的雪糕!”
“好了好了,我一会再给你买一根。”酒吞抱住茨木“慢慢吃。”他指尖轻点茨木的唇,不怀好意的说。

最近在搞一个较大的构思,我这是要作死:)
懒癌发作。。。
器灵还差三次
复活还差四-五次
狼魂还差两次
又挖坑又挖坑,填不完的感觉。。。

发现了新操作(๑•ี_เ•ี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