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佛性更新

昨天加班到九点,还不知道酒吞是真的出两套皮肤,走出厂子大门看见微信公众号明明白白两个皮肤... ...开心这种事,总会表现在行动上的...
身边的同事大概觉得我因为这次月休开心到这种程度真是容易满足... ...
大江山昨晚过年,大家又长了一岁啊(๑´ㅂ`๑)

365我意外的得到了五吞
虽然说如愿以偿,但是一寮五吞二茨真的和谐么...
太久没更新致个歉...我上上个星期吧手机摔坏了,阴阳师都是寮友帮忙在签到,今天晚上才拿到手机emm,然后想买茨木的浴c服去打暑假工了_(:_」∠)_,早起贪黑,没有WiFi的宿舍可悲又可泣。
随缘更新(不)看我姐愿不愿意开热点给我

占tag致歉
一个梗,太久之前想的,现在想起来却发现自己写不下去了,希望有人接手写(??)

酒吞是影子,陪伴茨木长大。茨木不知道自己的影子和其他人的影子不一样,和阿爸晴明站在镜子旁边的时候,看见阿爸的影子和他一模一样 而自己的影子却是一个从来没见过的红发男孩子。好奇但是没有问出口,影子陪伴他长大,偶尔展现成人的身形。

大致吧,之前想过更多但是记录梗的本子被同学当没用的本子帮我扔了。

后天考试,考前画画,臣服在酒茨脚下(甚至惆怅)

我天真的以为,如果当年继续学美术特招就有可能会画好看的画


不,别傻了,美术特招不教这些

今天因为跟杠精较真把茨宝贬低了...我有罪,吞吞哪天魅妖打我吧,不然我良心过不去...自己傻啊为啥要跟一个欺负未成年的成年杠精较真呢?
杠精都是掉泥地的大猪蹄子

存个梗,我怕我毕业了就忘了这个梗了
教官酒吞x不服管教学生茨木
茨木是某游戏主播的忠实粉丝,每次主播都是在凌晨开始直播游戏,但是学校有网禁,于是他翻墙出去网吧看直播,某次翻墙正好被新来的教官逮个正着,被押送了回去,茨木看教官一头红发觉得这个教官怎么比自己还不良,心生叛逆,又偷摸摸的跑了出来,到网吧刚刚好赶上直播,然后室友电话打来“教官刚刚查寝,发现你不在了。”他无视,然后听见直播间里,旧教官夜叉的声音“酒吞,你逮回来的那个小崽子又跑了。”
直播中止,酒歌表示对大家很抱歉,但是学生安全更重要他要先把那个翻墙出来的学生逮回来。
茨木瑟瑟发抖。
鬼使黑很不厚道的说茨木在某某网把看一个他很喜欢的主播直播,酒吞随便问了一下主播叫什么。
“酒歌狂行吧,他整天在我们耳边吹他。”
预知后事如何,让我考完试继续想。

大学有教官么?不知道,没有的话当私设好了。

梗来源:我们那个染了黄发的女教官。室友告诉我她在某手上看到过她。
由于我们寝室值日如果有问题我们一定要问是什么问题太烦她,她现在根本不管我了(对,是我,不是我们寝室_(:3」∠)_)

抱歉这两个星期备战中考,我大概,emm
遁两个星期到考试结束_(:_」∠)

谁刷了我的好感度[9]

茨木在门外坐等,青行灯出来的时候还给他比了个剪刀手,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久等了,”酒吞出来的时候顺带去给茨木倒了杯果汁,他记得茨木喜欢喝甜甜的饮料。
“不久呢”茨木捧起杯子,果汁甜甜的,他喜欢甜的,莫名会有总满足感。
“你那间房子才刚刚装修,空气中还有些有害物质不太适合人住。”酒吞靠在沙发上,向门外点点头,那套房子原来是妖刀姬的,妖刀姬搬去青行灯家住就没碰过了,前不久青行灯刚刚叫人装修过... ...不得不说
灯姐干得好!
“哎?是么??”茨木挠挠后脑勺,他已经把原来的房子退租了,这个房子如果暂时不能住的话,那他就没地方住了。
“要不先在我家凑合过两个月?”酒吞提出了邀请。
“这... ...这多不好意思啊...”茨木藏在头发里的耳朵红的要滴血,这可是挚友啊!活生生的!可以摸到的!真的有八块腹肌的!日常和他一起住... ...会不会暴露自己在虚拟云养中和他在一起??
“没关系,邻居间互相帮助么。”酒吞摩挲着下把,心里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和可爱的恋人一起住,让他接触现实的自己,适应自己,真真正正的爱上自己...最好在这两个月中渗透到他的生活中,让他离不开自己。
“那就拜托了,”茨木认真思索了一下,他真的好喜欢自己的数据酒吞,但是触碰不到真的是有些失落,现在知道自己家挚友是有原型的,自己也想接触一下。
他不敢过分干扰对方的生活,但是又凭着自己对酒吞的情感克制不住想亲近。
既然酒吞邀请自己去他家住... ...
何乐而不为呢

越来越短←_←
建立老夫老夫生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