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爱酒茨!我要搞事!周更~偶尔画点小玩意!基本写文~\(≧▽≦)

50粉福利?

我粉丝有51了?现在发觉才,要不要庆祝下(๑• . •๑)
但是怎么庆祝^=_=^

酒茨『论性冷淡是如何治好的』 下

http://gongsunyunluo.lofter.com/post/1ebcdcec_fbfa005      上的链接,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

四.真的是你挚友干的啊!
“呜呜,疼~”盒子里的小人自然是被摔醒了,他把没有绳子束搏了的盖子推开,漏出毛茸茸的小脑袋,气呼呼的说:“是谁把吾摔出来的!”
“哎呀呀!小天使啊!”八百比丘尼心疼的跑过去,捧起了这位小祖宗,爷爷淡笑着离开了。
“喂!女人!是你把吾摔地上的!?”茨木即使是碎片也很可爱,他瞪大了金色眼睛用“吾超凶”的表情把八百比丘尼萌化成了一摊水。
但是八百比丘尼还是有理性的回答了茨木
“不是我”
“那是谁!”茨木一脸不信“附近就你还有... ...”茨木环视四周,突然看见了酒吞越来越远的背影,兴奋起来大声叫道:“哎?挚友!!是挚友!!!”
“谁?”酒吞好像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但是他没有转过身,他低头握紧拳头“是幻觉吧... ...”然后再次离开。
“挚友!挚友!!”无奈只是个碎片,声音也大不起来,小茨球只能看着酒吞的背影越来越远,他有些失落“挚友怎么走了... ...”
“呃... ...”八百比丘尼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总不能说你挚友他性冷淡吧??
但是毕竟习惯了寂寞(???)小茨球很快就恢复过来,恶狠狠的看向八百比丘尼“喂!女人!是谁把吾摔到地上的!痛死吾了!”
“是你的挚友”
“吾不信!挚友那么高尚!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不,你的挚友他一点都不高尚
“真的是啊。”八百比丘尼扶额“你看周围就我和你挚友还有... ...唉,爷爷呢?”八百比丘尼环视发现惠比寿爷爷不见了,有点惊讶,但是又马上转过话“我得到你,把你当成祖宗还来不及,怎么舍得摔你呢?肯定是你那个挚友对不对!”
“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茨球咬唇“但是吾更相信吾友,吾友没有承认,那就是你干的!”
真的是你挚友干的啊!八百比丘尼欲哭无泪

五.不是幻觉... ...
话说酒吞远离了茨球之后,虽然没有再听见茨球的叫喊,但是脑海里却挥之不去。
“幻觉... ...是幻觉... ...”酒吞大口大口的吸气,心里揪着痛。
“阿妈!快看!是隔壁寮的挚友!”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却没有那种让自己的心悸动的感觉,那是神乐家的茨木。
“哟!是八百姐姐家的酒吞大人啊。”这个娇小的女孩坐着茨木的肩头撑着一把小伞,为自己与式神挡去烈日的暴晒。
酒吞被阳光晒的有些晕乎乎的,想回庭院再坐会,却被那个娇小的丫头拉住了。
“酒吞大人,您想不想结婚啊?”那个女孩笑的纯真,但是笑语中有些不怀好意。
哈?结婚?“不想。”作为性冷淡酒吞,本大爷拒绝。
“可是我家茨木很喜欢你啊~”女孩继续说,这下连她都茨木都惊讶了。
“阿妈,吾是喜欢挚友,可是他不是吾的挚友啊... ...”茨木焦急的想要解释。
“唔?不都一样么?”神乐有些惊讶。
“我不是他的挚友,他不是我的茨木。”酒吞说“他会有他自己的挚友,我不是,他同样也不是我的茨木,我也在等待自己的茨木... ...”他沉默了一会,又重复了一句
“我不是他的酒吞,他不是我的茨木。”
“嗯?”神乐似懂非懂,这时,惠比寿爷爷追着酒吞过来了,笑嘻嘻的朝神乐挥挥手,对她说了句悄悄话。
“... ...啊!恭喜恭喜!”神乐有些楞,对酒吞道了句喜,又沉思起来“那我家茨木的酒吞什么时候来呢?”
酒吞听着有些微妙,惠比寿爷爷笑嘻嘻的也对他说了句悄悄话“爷爷告诉你哦~刚刚阿妈得到的茨木碎片给你扔到地上了... ...”
???酒吞式一脸懵逼,那不是阿妈的恶作剧么原来??
他也来不及去看和神乐他们说什么了,转身立马跑回庭院,汗水让他的眼前有些模糊,火辣辣的阳光给予的眩晕感让他感觉刚刚其实是幻想... ...
爷爷则笑嘻嘻把茨球到来的喜讯奔走相告 。
“阿妈!”酒吞气喘吁吁回到庭院的时候,八百比丘尼和一众小姐妹式神正在逗小茨球,看见酒吞有些惊讶。
“挚友!”小茨球的眼睛发亮,兴奋起来。
“茨木的... ...碎片... ...”酒吞走近来,式神们给他让出一条道路。“是真的... ...”他小声的念叨了几句,脸上露出几分笑意。

六.结尾
获得茨木碎片的第一天,寮里只有一片茨木碎片,有点吵,一直叫嚷着“吾友!挚友... ...”
第二天,又来了一个茨木碎片,寮里越来越热闹。
第三天,第三片茨木碎片也是一样的吵闹呢,还举行了什么“赞美挚友大赛”。
第四天... ...
第四十九天,家里还差一片就可以集齐茨木这个大妖怪了,一个个小小的茨球在酒吞身边跑来跑去,酒吞正在与手上的茨球交流,那是第一个茨木碎片... ...
“挚友!到了明天吾就是一个大妖怪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打一架了吧!”那个小家伙神采奕奕的。
“是啊... ...没错”酒吞说,他有点伤感,毕竟明天虽然就来了茨木,但是就不一定是这个陪伴自己这么多天的小家伙了。
“吾友不高兴吗?”小家伙敏锐的察觉到酒吞的伤感“为什么不高兴?明天吾就是一个大妖怪了呢!”
可是,那还是你么?酒吞苦笑着,喝了一口神酒。
“挚友这次笑的没有以前好看,挚友怎么了?”茨球穷追不舍的问。
“没什么,明天见”酒吞恢复了面无表情,点了点茨球的小脑袋“明天见,就是大妖怪了。”
“嗯!”茨球开心的点点头。
第五十天... ...
酒吞亲眼看着小茨球们走进召唤阵,却没有去看他的茨木从里面走出来,心里有种异样的情绪。
他知道,这是舍不得。
他不知道召唤阵里走出的茨木还是不是他四十九天前看到的那个小家伙。
在召唤出来的最后一秒,他转身准备走出庭院。
“挚友想去哪?”有个小家伙叫住他,让他转过去,“说好了和吾打一架的!”这个小家伙踏召唤阵,就像四十九天前他走进了他的视线一样。
还好,还是他... ...酒吞紧紧抱着小小的茨木想。
... ...

“啊呀,性冷淡终于治好了呢~”八百比丘尼在下午茶时这样对神乐说。
“是么,我觉得性冷淡蛮好的,”神乐咬了一口哥哥带给她的饼,说“我家新来的酒吞和茨木整天秀恩爱,冒小心心,欺负单身狗嘤嘤嘤。”
“这不挺好的吗?”八百比丘尼把眼睛眯成了月牙,“他们幸福不就是我们最开始的愿望吗?”
她们分别看着两对酒吞茨木,各自穿着各自的“情侣装”,各外的顺眼。

突然发现我寮一半的茨木传记,都是我家酒吞解锁的,但是碎片有我份的只有二十个左右^=_=^生无可恋,我去勾搭有茨木的萌新骗碎片了(微笑)

酒茨『论性冷淡是如何治好的』 上

『论性冷淡是如何治好的』
一.这是一个性冷淡吞
这是一个性冷淡的酒吞,性冷淡到御魂副本两个茨木两个红叶站在他面前也无动于衷。
他的阿妈八百比丘尼为了治好他的性冷淡,找了不少类型的茨木和红叶,然而还是治不好。
八百比丘尼是个亚洲人,她不非也不欧,虽然ssr只有酒吞童子一个,但是ssr的碎片却有很多种。
但是八百比丘尼最想要的,是茨木童子的碎片,虽然她连碗都没有^=_=^
八百比丘尼的朋友里多是有茨木的人,而那些人,多是让她的酒吞来解锁茨木的传记。
没错,就是那个送十个茨球的传记^=_=^,奈何八百比丘尼没有碗不能向好友乞讨。
源博雅的茨木五星了,晴明的茨木六星了连神乐都把茨木升到四星了。
然而八百比丘尼还是没有茨木的碗和茨木本身。
“八百比丘尼,,要不要我茨木和你酒吞联姻啊?”今天是个奇特的日子,五月二十号,脱单的日子,博雅来为他的茨木说亲来了。源博雅也是个亚洲人,但是他不但有茨木还有辉夜姬。
“哎呀呀,不用了不用了。”八百比丘尼摆了摆手“我家吞崽性冷淡,给不了你茨木幸福”虽然博雅茨木也性冷淡。
“呃,先试试嘛,说不定还可以互相治好”博雅笑着说。
“哎,那就博雅sama的,先看看吧。”八百比丘尼无奈的与博雅一起组队。
打了七八次御魂之后... ...
“嗯,要不试试?”这是博雅用商量的语气说
“不了,单方面热情是没有好结果的。”八百比丘尼喝了口茶。
七八盘御魂,博雅家的茨木已经冒了四盘星星了,然而八百比丘尼的酒吞一点动静都没有。
博雅放弃了... ...


二.每一个吞都应该有一个迷弟
回去之后八百比丘尼对酒吞进行了一番:“吞崽你至少也要捧个场啊,你看博雅的茨木冒星星冒的那么给力,而且你也单身了这么久了... ...”
酒吞一言不发,瘫坐在庭院里,低头看着手上的神酒,他很少说话,甚至连表情都很少。
“唉,”八百比丘尼知道酒吞一定又没听进去,不知道为什么,其他酒吞都比较暴躁还有些大爷脾气,比如晴明的那个酒吞,满山的跑,哪像自己的这个酒吞,刚刚召唤来是个严肃的小正太也挺可爱的,但是长大了才发觉他是太“冷静”了,“冷静”到没有大爷的脾气。
八百比丘尼怀疑,这是因为晴明那个酒吞有茨木夸,所以才这么活泼。
但是她连茨木的毛都没有╮(╯▽╰)╭
“不行!”八百比丘尼暗自咬牙,“今天再占卜一次,看看茨木来的几率大不大!”
结果是小吉
八百比丘尼无奈,之前是大吉,她使用了自己所有的召唤符结果除了一个白狼和络新妇,其他全r,现在也不过是五张。
她考虑要不要抽卡时,回头看了一眼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看向天边,眼神放空,不知道看什么,明明手中的酒碗里已经没有酒了却像有酒一样端着。
八百比丘尼不忍心,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抽到茨木。她把酒吞打发了出去做妖气封印,自己则开始抽符。
“吾儿吞急需茨木”镰鼬... ...运气不错,再来
“来个茨木,断非”惠比寿... ...爷爷不亏,再来
“算了,来个天狗吧。”鸦天狗... ...真灵,再来
“酒吞挚友是谁?”食梦貘... ...没想到你才是酒吞挚友??
“最后一次了... ...”八百比丘尼抿了抿唇,看看时间酒吞也快回来了,就把符放入卡池“好菜好酒好酒吞!茨木快来!”
只见神眷中再次刷出了八百比丘尼的名字!


三.茨木来了(?)
随着召唤的时间落幕
卡池里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式神
又是惠比寿爷爷没错╮(╯▽╰)╭
“啊~茨木什么时候才来啊~”八百比丘尼生无可恋的趴在升了两次技能爷爷的金鱼上,“爷爷,你的好运气能分到抽茨木上么?”
爷爷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
刚刚好,酒吞做完封印回来了,向八百比丘尼抛去三个礼盒“封印做好了。”
“嗯,辛苦吞崽了”八百比丘尼勉强撤出一缕微笑,开始拆礼盒。
“嗯,三个赤舌碎片?大爷,不亏;两个食梦貘碎片,唉刚刚抽到,现在没用了... ...”八百比丘尼一边拆一边念念叨叨着,突然,她动作一停,“这、这是... ...”盒子里是一个拇指大的小男孩,白色的头发,长着红色的角,脸上还有同为红色的妖纹,他只有一只手,侧卧着,睡的十分香甜。
茨木碎片!是茨木!八百比丘尼激动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吵醒这个可爱的小天使,她又小心翼翼的把盒子盖好来,恢复盒子最初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拿着向酒吞走去。
“吞崽,520快乐,祝你早日脱单。”她笑道,却不大声,把手上的盒子递到酒吞空闲的手上,“这是礼物哦!”
酒吞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八百比丘尼,狐疑的接过盒子,做要打开盒子状。
八百比丘尼在旁边暗自激动的看着他的步骤
要打开了要打开了!她在心里呐喊
然后酒吞在最后一步打开盒子就要完成的时候,他突然把盒子扔了出去... ...然后转身想走
留下目瞪口呆的八百比丘尼。








要分两次发了,困死我了,昨天茨木的碎片来了好高兴~\(≧▽≦)/~

小天使来了啊啊啊啊啊!!!!(虽然是碎片)

辉夜姬输出,论麒麟的心理压力
仨辉夜姬,你有了火的保证
莹草,你有了血的保证
桃花妖,你有了命的保证

『酒茨』爱他就要为他装上火灵

算是酒·落·茨番外吧???有点脱离主题哎=_=

话说茨木四星之后,一直和辉夜姬抢谁先五星,要说为什么不是六星呢?因为阿爸肝不动啊(๑•ี_เ•ี๑)
但是他们没想到阿爸却给了一目连五星,大大出乎了茨木和辉夜姬的意料。
辉夜姬一脸绝望:没想到我的对手不是茨木居然是一目连=_=
茨木:吾什么时候才可以和挚友比肩啊=_=
落:这是为了活下去!谁叫我斗计喜欢肉队呢?镜姬反弹才是王道!
辉夜姬:可是一目连不能打火啊@( ̄- ̄)@阿爸,你将失去你的打火小天使。
落:我是那种需要火的人么?我给一目连上了招财... ...
那时候,落的斗计队伍是这样的:一目连(招财)酒吞(镜姬)夜叉(镜姬)
但是过了不久,辉夜姬五星了
落:我一开始就需要火。。。女儿我错了T^T我需要你的火灵T^T
然后酒吞终于忍不住了,自己带着一群狗粮刷了起来,过了一个星期,落就发现寮里多了几个四星狗粮,名字上写着“给茨木的”。
落一看就知道这是寮里大佬的成果也不敢拿去给原来预定的惠比寿升星了立马给茨木升了星。
估计是想看看自己家茨木的实力,酒吞硬逼着落把茨木换上斗计
落:吞哥你变了,你以前那么温柔!
酒吞:上不上!
落:你忘了你的老父亲了么!
酒吞:再问一次,上不上!
落:是谁把你升到五星!
酒吞:你将失去你的最强单体输出,五、四、三... ...
落:别别别!可是叉崽必须在场啊!辉夜姬下场了谁打火!
酒吞:... ...把辉夜姬的火灵给我,你上八百比丘尼那个复活技能和奶的技能,奶茨木!记牢了!
落:... ...我说吞哥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才是最脆ssr了?那后面没火怎么办?
酒吞:不是还有一叉子那个不稳定群攻么?不稳定就去上招财!
落:... ...吞哥你狂气一样不稳定... ...
然后落的队伍硬是成了这样的:茨木(破势)酒吞(火灵)夜叉(招财)
爱他就为他打火(ง •̀_•́)ง你值得拥有
但是,当茨木第一次上场的时候,茨木虽然很给力的打了个暴击,打死对方的草爸爸,然后... ...他就死了。
落:对面的大兄弟,草爹上的是镜姬么?
对面的阴阳师:是啊!6不6!
落(看了看对方的山兔和座敷童子):哎,但是大兄弟,你没输出了。
在落的英明指导下,他们还是取得了胜利。
镜姬爱好者落:看吧我就说镜姬才是王道!一下子茨木没了╮(╯▽╰)╭
宠妻吞:我们还是赢了,茨木还是很厉害的。
招财叉:行了,快给我把招财撤下去吧,比镜姬还丢人!
然后落的队伍就回归了:辉夜姬(火灵)酒吞(镜姬)夜叉(镜姬)的状态
茨木去哪里了?偷偷跟你们说,他现在正在学着掌握如何不触发镜姬的欧洲人技巧(ง •̀_•́)ง但是他忘记了一点:那是欧洲人的茨木才有本事办到的,而他的阿爸是非洲人啊=_=
后来... ...
茨木:阿爸对面上的是镜姬吾不去!
落:茨木加油!你一定可以打败镜姬的!
于是茨木第n次上了
再然后,茨木再也不敢直面上镜姬的式神了=_=

『酒茨』搞事叉乱入(短小一次完)

论搞事叉如何凑合酒茨
你们好,本大爷是夜叉
阴阳师大学一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
本大爷呢,有一个“好习惯”,那就是搞事。
据说我这点已经闻名阴阳师大学了。
那天大爷我在寝室窗台上看见两伙人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干什么。
领头的一个是个一头反重力红色发型,半光膀子的大哥,嗯,和本大爷以前一样,有品味!
另一个领头的是个白头发的家伙,这个本大爷好像认识,这是我室友妖狐那货的竹马,比他大两岁,名字好像叫什么... ...茨木童子的啊。
俩伙人聚集在一起,啥都不说,这到底是表白呢?还是打架呢?还是表白呢?
周围已经聚集了一群人了,居然还有学生会会长青行灯学姐和她的秘书青坊主,还有副会长妖刀姬学姐,本大爷就奇怪了,学生会都来了肯定是大事啊!但是像青行灯学姐那样的不是打架和基佬表白她是绝对不会来的。但是打架她又不派妖刀姬和青坊主去劝架... ...
难道是... ...表白???
本大爷觉得自己好像触及了禁区2333... ...基佬的世界直男果然不懂@( ̄- ̄)@要表白就表白么,为啥拖这么长时间?
我觉得自己应该搞得事@( ̄- ̄)@不然对不起我搞事王的称号。
于是本大爷气运丹田,大吼一声“在一起啊!”
下面一片寂静,然后“要幸福啊!”“在一起!在一起!”像潮水一样涌来。
嗯,没错!这就是本大爷要的效果!
然后本大爷又看了一会,结果发现下面的人又都散了!
卧槽!老子为你们渲染了那么好的气氛那么居然不继续!
夜可忍叉不可忍!
于是搞事王我向妖狐要了茨木的联系方式,打了电话
“喂?”那边刚刚响起来本大爷就开始了我的教育:你和那谁要表白表白么!在我们宿舍门口闹了那么大动静,大家伙就等看你们表白在一块好聚好散了撒花庆祝你们居然就那么走了... ...blblbl... ...等等
然后那边好像听出来了什么“你就是那个最开始喊'在一起啊'的人?”
那是!也不想想谁有那么大(厚)的(脸皮)本事!
“吾想和你见一面,”对面的茨木是这么说的“就当是谢你渲染这么'好'的气氛给吾和吾友吧。”
事实证明本大爷还是太天真
那个叫茨木的叫了那个红毛二打一
就是本大爷有多厉害也打不过
他们一个逼着本大爷喊“爹”,一个逼到本大爷喊“爸爸”
男子汉大丈夫的,我就真的喊了... ...
才不是因为本大爷打不过!本大爷只是觉得他们太老了!对,就这样!
后来本大爷才知道他们在我们宿舍楼下不是表白也不是打架,而是学生会会长青行灯学姐让他们来排练一个剧本的给新年庆点的,不过可惜的是没通过。废话!那么给里给气这么可能通过新年庆点啊!
后来我和酒吞茨木他们留了联系方式,我也没把这些当回事,叫“爹爸”什么的就忘了... ...
直到有一天早上,我手机收到了一个备注为“大江山基佬二人转”的联系人打来的电话,我看了看 本能的想挂了但是还是接了起来。
“儿子,你爹我和你爸要结婚了,记得要来。”一句话,就挂了。
那声音,忒熟悉了!不就是那个红毛基佬么!
他们果然有奸情!果然是基佬!但是我看了看旁边的青坊主,好像我现在也没资格说他们基佬了吧... ...

@( ̄- ̄)@我最想组成一个斗计组:酒吞(孩子他爹)  夜叉(熊孩子)   茨木(孩子他爸)
然而这是办不到的(ಥ_ಥ)没有小天使哭唧唧。

我也不知道画了啥(๑•ั็ω•็ั๑)
今天中午午睡我抽到了茨木小天使,第一反应就是:这有点是做梦,结果真的是做梦(๑•ี_เ•ี๑)
突然生无可恋@( ̄- ̄)@

器灵吞x茨木(6)

酒吞第n次懊恼的把自己的长发抓到后面,这真的是太麻烦了!茨木究竟是怎么忍受的住头发散下来的!他想。
以前还没有成长的时候,头发虽然也长但是却没有现在这么烦心,天气热起来更难受,一缕一缕的黏在后背上,又痒又热。
细心的茨木早早的发现了,一直在想办法解决
想让挚友剪了长发,但是又舍不得。
于是他为了这个问题能解决就跑到山下去了一段时间。
酒吞无奈的让他离开,毕竟他认为自己虽然收下了茨木做手下,但是没有权利束缚茨木的自由。
但是茨木不在他心情更烦躁了,大江山上的妖怪们叫苦不堪。
管狐:鬼王大人最近怎么这么暴躁?因为我打灭鬼火的过程给他看见了,就罚我打鬼火打灭了一百多个。
座敷童子:这算什么?就因为我生火给他看到,他就罚我打灭自己的火!?
这天,茨木童子终于回来了。
“挚友!吾回来了!”茨木在大江山山脚“巧遇”到酒吞童子,傻兮兮的过去打招呼。
“你去干了什么?这么久才回来?”酒吞不经意的扫了茨木一眼。
“挚友不是觉得头发散着难受么?吾去人类那找到了法子。”茨木说着,拿出一条细长的绳子,举给酒吞看“吾看那些头发长的人都用这个来把自己的头发绑起来,就不会垂下来了。”
酒吞突然有些感动,但是也有些不安
他是不是对每一个妖怪都这么好?酒吞不安的想。
“茨木童子,”他严肃的说“为什么为本大爷找解决的办法。”
“因为是挚友啊!”茨木笑起来,像个单纯的傻子“只有挚友值得吾这么做。”
“那你能有多少个挚友?”酒吞垂下眼睑,喝了一口假酒(划掉)神酒。
“吾只有一个挚友!”茨木突然严肃起来“吾的挚友就是酒吞童子,不会是其他妖怪!”
“那如果有一个人比本大爷强大,你会不会去认他为你的挚友?”又喝假酒(划掉)神酒。
“不!吾友是最强的!没有任何妖怪能超越!”
这傻小子。酒吞似乎是被取悦了,轻笑了一声,说:“帮本大爷把头发绑起来吧,别瞎扯那些没用的了。”
“好的!吾友!”茨木又笑起来,走到酒吞身后为他把头发绑起来。
但是绳子“有些”长了,茨木细心的绕了一圈又一圈,也还没绕完,酒吞也随便他折腾。
“好了,挚友。”许久,茨木终于是完成了他的“大作”,“挚友就是挚友,什么发型都好看!”
酒吞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往后一摸,头发是绑起来不那么碍事了,但是头发却被绑起了长长的一截,让头发以一种怪异的方式向上。
“真是笨蛋!这头绳也太长了!”酒吞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想着,今天就这样子算了,明天就把头绳剪短。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鬼王却还是这个发型。



我不要脸了!我要小心心!!!(ฅ>ω<*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