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酒茨小萌新,一般周更(^_^)

不是更新,只是一个自小偏离组织不知道经历了啥的本命吞吹回归组织的故事。
                         吞吹落奉上
tay突然不敢打了,有点怂

狼魂1


发现几个星期前的脑洞文,拖上来应付一下更新_(:_」∠)_下星期回来更新(ง •̀_•́)ง请让我在备考和考试期间当两个星期的吃粮小天使

吞是一头半大的狼崽,它的母亲死于猎人之手,它是来报仇的。
它用暗紫色的眼睛幽幽的盯着猎人的小屋,暗自呲牙,悄悄的向猎人的木头小屋前进。
屋里没人,吞敏锐的嗅觉告诉自己,但是里面有同类的味道。
屋子里果然有一只小“狼崽”,他靠在温暖的壁炉旁边呼呼大睡。
那是一只白色的小狼崽,自己还是个崽子的酒吞歪着脑袋看了看这个白色的小家伙。
它不该待在这,吞想,猎人会像杀死母亲一样杀死它的。
于是吞决定把小家伙推醒。
喂!醒醒!小家伙!它用脑袋拱了拱小白球,用舌头去舔它的眼睛---就像母亲叫醒自己一样。
嗷?那个小家伙模糊的睁开眼睛,那是一双金色的眼睛,像太阳一样。
那个小家伙好凶,看见了吞,直接就扑过去撕咬,露出刚刚长出来的乳牙向吞的脖颈咬去。
狩猎的本领不错,就是还小,即使是咬在最为致命的地方,也无法穿透吞的皮毛,造不成一点伤害。
不错的小崽子呢,吞咬住这个小家伙柔软厚实的后脖子,把它半推半拖的带回了自己的家--那个背光的山洞。

人鱼和小王子(一次完)

之前流行的人鱼,我尝试了一下(๑•ั็ω•็ั๑)标题乱取的

夕阳正好,印的海浪红红的。
小王子茨木又来到海边,等待他挚友的到来。
他的挚友是一条人鱼,在他五岁生日的那天,父母将生日聚会定在了船上,不幸的是,船翻了,要不是一条人鱼出手相救,他与父母早以命丧大海。
他的挚友有一头红色的头发,和现在海浪的颜色一样,但还是挚友的头发更漂亮。
小王子心想。
小王子从夕阳下山到半夜,星空是美丽的紫色,和挚友的眼睛一个颜色,但还是挚友的更加摄魂。
小王子心想。
天快亮了,可是挚友还没有来。
小王子有点担心。
挚友会不会遇见危险了?
但是他的挚友还是来了,在太阳即将升起的时候。
但是挚友的状态有些不对,他在慢慢变的透明,身体渐渐消失。
“茨木,”挚友说,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但是这次有些虚弱“很抱歉,不能继续陪你了... ...”
“为什么啊?挚友会不会是讨厌吾了?!”小王子开始慌张。
挚友是不是嫌弃吾的寿命太短了?
“怎么会?本大爷怎么会讨厌你?”酒吞笑了,他伸手想揉揉茨木的脑袋,像往常一样。
但是太阳出来了,照射在酒吞伸出的手上,酒吞的手慢慢透明,化作泡沫。
“怎么回事!”茨木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茨木”挚友的声音很温柔“人鱼没有灵魂,所以我们一族努力活下去,只为不在阳光下变成泡沫。”但是他说的话对小王子而言有些残酷。
“对不起,我不能再陪你了... ...本大爷已经是极限了。”他闭上眼睛,身体越来越透明。
“不要!”茨木伸手去抓,却触碰到泡沫,下一秒,酒吞就消失在了浪花里。
“不要!不要!”小王子哭了。

“怎么了?做了什么噩梦?”酒吞把茨木摇醒,他脸上挂有泪珠。
“吾梦见,挚友变成泡沫消失了。”茨木的眼圈还是红的“挚友会不会消失?像故事里的小人鱼一样?”他急切的问。
“小笨蛋,”酒吞哑然失笑,勾了一下茨木小巧的鼻子,在他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微凉的吻。
“小人鱼没有得到她的王子的爱,我得到了我的小王子的心。”酒吞说“你共享了我的寿命,我共享了你的灵魂。”
“我们已经是一体了,我消失,你也不就会消失么?”
“如果和挚友一起死亡亦是消失,茨木很荣幸!”茨木说“只要和吾友在一起,吾就不会害怕了。”
“嗯”酒吞紧紧的抱住了茨木“谁也无法让我们分开。”

好像有点不对劲╭(°A°`)╮
我想发刀子来着_(:_」∠)_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晚安

鬼压床(1-4)完

酒吞最近很烦,他被缠上了。
被一只鬼,一只奇怪的鬼。
酒吞刚刚搬到新家,新地方总是倒霉的,他想。
他有熬夜的习惯,他的理想是当脑科医生,专门治疗脑死亡的医生,他为了考上心仪的学校每晚都有复习与整理学习资料。
那天他熬夜熬了太久,正打算睡觉呢,刚刚躺下,就感觉身体沉重的什么都动不了,那种感觉很熟悉,睡眠瘫痪。
他努力想动动小拇指,却被尖锐的声音吵到了
“你得罪吾!得罪吾了!”什么声音在他的耳朵里回荡?酒吞皱眉(你们就当这是个酒歌吞),心里却道“什么东西?压本大爷身上?”
“吾不是什么东西!快从吾床上滚下来!”那个尖锐的声音这么说。
“你让本大爷滚下来,本大爷就滚下来,太没面子了。”酒吞动了动小拇指,整个身子都缓了过来,他坐起来,揉了揉被不知道什么压的僵硬的四肢。
“吵死了,别烦本大爷睡觉。”酒吞这样说,如果他看得见,那他就会看见一个上身半裸的白发少年,正坐在他的大腿上,气呼呼的看着他。
“你居然不怕吾!”这次的声音没那么尖锐了,清脆的少年音,还带了点稚嫩的奶音。
“为什么要怕你?”酒吞答道“我又没得罪你。”
“你得罪吾了!你睡了吾的床!”少年炸毛的声音回荡在酒吞脑海里。
“哦?可是这房子是我买的,这床是我的私有财产,就算你之前拥有,现在也是我的了。”酒吞有点兴趣,半闭着眼睛,似睡非睡。
“喂!起来!”那个声音又尖锐起来,可是酒吞就这么在他的声音中睡去了。
“咦?是吾吓人的本领弱了?不行!吾要去实验一下!”
酒吞衣架的镜子上,反印着一个少年从酒吞的腿上爬起来,以飘的姿势穿透墙壁。
随后隔壁传来了杀猪似的声音=_=
2
“吾的技术没倒退啊?”天色渐明,这个看不见的少年也更加透明,“啊,要回去了... ...晚上再来看看这个不怕吾的人吧... ...”
他要回去了,回到那个充满消毒水气味的房间。
酒吞睡的不是很好,先是给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吵了,又是给隔壁邻居夜叉杀猪似的叫声吵醒了 ,害的他楞是一夜没睡,第一节课还是班主任的课,但还是耐不住睡意全程睡觉,被点名批评了。
今天晚上一定要睡个好觉,他想。
但是那个家伙又来找他了,这次,他没有大吼大叫。
“你怎么不怕吾?他们都怕吾?”空气一片寂静,但是这句话却回荡在酒吞耳朵里。“吾不可怕么?”
“本大爷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你可不可怕?”酒吞不雅地掏了掏耳朵,那声音并不尖锐,但是却刺的他耳朵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可是以前睡这个地方的人都说吾可怕,就你不怕。”
酒吞想了想自己买下这个房子的价格和房主卖房时的爽快和不安,似乎知道了这个无论是地段,摆设都看着不错的房子为什么会那么便宜,原来是这个家伙搞的鬼。
“你叫什么名字啊?”那个声音好奇的说“你好厉害,居然不怕吾!”(其实我也不怕_(:D_∠)_)
“你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了我再告诉你。”酒吞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他又犯困了。
“吾是罗生门之鬼。”那个声音说“你呢?”
“一听就不是真名,”酒吞说“本大爷报了真名,岂不是亏了?”
“可是... ...”声音可疑的停顿了一下“吾也不知道吾叫什么名字,吾只记得吾是罗生门之鬼。”
“从哪看来的动画片吧?”酒吞侧躺下来,“真是幼稚啊,那本大爷还是大江山鬼王呢。”
“好啊!你怎么厉害!肯定能当鬼王!”少年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你要是鬼王,那吾做你的鬼将如何?吾很厉害的!昨天把隔壁吓的魂不守舍(酒茨党看见茨木太惊喜了)呢!”
“等等... ...”酒吞坐起来“昨天隔壁之所以发出杀猪似的惨叫就是因为你??”
“是、是啊。”少年的声音有点小紧张“吾,吾是不是... ...做错了... ...”
酒吞看不见茨木,无奈的抹了一把脸,如果看得见茨木,他估计就一拳打过去了“算了算了,睡觉吧。”不就是被鬼缠么,不理就是。
但是他低估了茨木的话唠程度,从11点一直说到凌晨四点,酒吞终于是忍不住了,“你就不能消停会吗!吵死了!你不用睡觉本大爷还要睡觉呢!”
“哦... ...”少年委屈的发出声音,小声嘟囔“可是白天就说不了了... ...”
酒吞以为鬼在白天无法出来,也没在意,在浓浓的困意驱使下,很快就睡去了。
“白天,不能动,不能说话,好讨厌,真的好讨厌... ...”罗生门之鬼小声抱怨道,他知道,没人会听见的。

3
罗生门之鬼在日后经常来找酒吞
而酒吞和罗生门之鬼越来越熟悉,也越来越了解对方,例如酒吞在凌晨一点必须睡觉,而罗生门在夜里八点半才能出现,凌晨六点准时消失。
一天,酒吞突然好奇,他边写作业边问旁边的空气“你长什么样子啊?本大爷都不知道。”
“吾?吾也说不清... ...”罗生门爬在酒吞的课桌上,懊恼的回答“不过吾好像知道人类怎么才能看见吾。”
“哦?怎么看?”酒吞放下笔,起了兴趣。
“好像,可以从镜子里看见吾吧?”茨木说。
“镜子?”酒吞摸了摸下把,向杂物间走去,过了好一会,从杂物间搬出来了一个人高的镜子,这是上一个房主留下的东西。
镜子很脏,蒙了厚厚的一层灰,酒吞只得是去拿抹布来擦镜子。
镜子越来越干净,印出了酒吞也印出了他身边的罗生门之鬼。
那是个很瘦小的少年,白色的长发,金色的眼睛,上半身什么都没穿,下半身穿这一条像是病号服的裤子,皮肤很白,是一种病态的苍白,加上他纤细的身材,很容易就让人心生怜爱之意。
“挚友,吾会不会很丑?”不知道什么时候,罗生门之鬼开始叫酒吞“挚友”或者“吾友”,酒吞也就默许了这个称号--他并不讨厌。
“不会啊... ...”酒吞看呆了一样小声嘟囔着“多可爱... ...”
“嗯?什么?”罗生门没听清后面的话,问到。
“没什么。”酒吞看着镜子里的少年向自己靠过来,本能的一转,却又想起,罗生门之鬼根本无法触碰他。
“哦... ...”罗生门也没有追究下去。
“咳,话说,你是怎么死的?”酒吞尴尬的转移了话题。
“吾也不知道啊”他空间镜子里的少年低下头,“吾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死...  ...”

4
罗生门告诉酒吞,一到白天他就必须会回到一个充满消毒水气味的地方,他躺在白色的大床上,身边是各种机器,发出滴滴的声音,偶尔还会有个熟悉的妇人来看自己。
但是自己不能动,被什么东西沉重的压着,眼睛也无法睁开,他很讨厌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还让他感觉到恐惧。
“... ...你带我去你白天在的地方吧。”酒吞沉思了一会,说道“我去看看你的身体。”他站起来,穿上了外套,看了看时间还不是很晚,医院应该还开着门。
罗生门也就乖乖的带着酒吞去他身体所在之处,虽然酒吞看不见他,但是他可以用声音指引酒吞去那个他一点也不喜欢的地方... ...
那是一个比较近的医院,在脑科部,酒吞看见了他想看见的:
罗生门的身体就静静的躺在那,病号卡上填写着他的姓名和所患的病情
姓名:茨木    病情:植物人或者可能是脑死亡
若干年后
酒吞顺利大学毕业,顺便出国留学了一趟,回来时,已经是知名的脑科医生了,对脑死亡与植物人的治疗经验甚佳。
他又回到了最初与茨木相遇的地方,从夕阳落山就在等,终于等到了。
“挚友,欢迎回来。”这时候的茨木声音成熟了,但是依旧清脆好听。
“嗯,是啊,我回来了。”酒吞笑着说“还记得以前你第一次见我时做了什么吗?”
“嗯?”茨木想了想“吾貌似是对挚友实施了鬼压床?”
“是啊,茨木。”酒吞说“其实这也有睡眠瘫痪一说,治疗睡眠瘫痪很简单,只要努力动自己的手指或者脚趾就好... ...”
第二天,酒吞去了茨木所在的医院,当了脑科医生。
“还记得睡眠瘫痪怎么治疗吗?”茨木在沉重的压迫与无尽的黑暗中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只要努力动动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就好。”
然后病房又陷入了可怕的寂静当中。
酒吞坐在茨木的床边,端详着茨木
他在等待。
从早上到中午,又到夕阳下山。
眼看就要夜晚八点了。
茨木的小拇指动了一动,然后他睁开了金色的眼睛。
“挚友... ...”身体的太久休眠,声音也是沙哑的。
“嗯?”酒吞笑着给茨木喂水。
你终于是醒了,他在心里说。


100粉了!感谢厚爱!大家点梗福利怎么样!待考试过后,啥我都可以写!(不包括开车)
(๑•ั็ω•็ั๑)

鬼压床3

3
罗生门之鬼在日后经常来找酒吞
而酒吞和罗生门之鬼越来越熟悉,也越来越了解对方,例如酒吞在凌晨一点必须睡觉,而罗生门在夜里八点半才能出现,凌晨六点准时消失。
一天,酒吞突然好奇,他边写作业边问旁边的空气“你长什么样子啊?本大爷都不知道。”
“吾?吾也说不清... ...”罗生门爬在酒吞的课桌上,懊恼的回答“不过吾好像知道人类怎么才能看见吾。”
“哦?怎么看?”酒吞放下笔,起了兴趣。
“好像,可以从镜子里看见吾吧?”茨木说。
“镜子?”酒吞摸了摸下把,向杂物间走去,过了好一会,从杂物间搬出来了一个人高的镜子,这是上一个房主留下的东西。
镜子很脏,蒙了厚厚的一层灰,酒吞只得是去拿抹布来擦镜子。
镜子越来越干净,印出了酒吞也印出了他身边的罗生门之鬼。
那是个很瘦小的少年,白色的长发,金色的眼睛,上半身什么都没穿,下半身穿这一条像是病号服的裤子,皮肤很白,是一种病态的苍白,加上他纤细的身材,很容易就让人心生怜爱之意。
“挚友,吾会不会很丑?”不知道什么时候,罗生门之鬼开始叫酒吞“挚友”或者“吾友”,酒吞也就默许了这个称号--他并不讨厌。
“不会啊... ...”酒吞看呆了一样小声嘟囔着“多可爱... ...”
“嗯?什么?”罗生门没听清后面的话,问到。
“没什么。”酒吞看着镜子里的少年向自己靠过来,本能的一转,却又想起,罗生门之鬼根本无法触碰他。
“哦... ...”罗生门也没有追究下去。
“咳,话说,你是怎么死的?”酒吞尴尬的转移了话题。
“吾也不知道啊”他空间镜子里的少年低下头,“吾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死...  ...”



日常手机没电=_=就先这样了

据说酒吞和茨木解锁传记就是生孩子,这么说... ...我的茨木碎片都是我吞的儿子???
茨球:酒吞爹爹父亲节快乐!

来一波自制截图做的表情包,清晰度什么都。。。我办不到/生无可恋
语c群夜叉无聊时的产物
可能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_(:_」∠)_

鬼压床2(还是短)

2
“吾的技术没倒退啊?”天色渐明,这个看不见的少年也更加透明,“啊,要回去了... ...晚上再来看看这个不怕吾的人吧... ...”
他要回去了,回到那个充满消毒水气味的房间。
酒吞睡的不是很好,先是给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吵了,又是给隔壁邻居夜叉杀猪似的叫声吵醒了 ,害的他楞是一夜没睡,第一节课还是班主任的课,但还是耐不住睡意全程睡觉,被点名批评了。
今天晚上一定要睡个好觉,他想。
但是那个家伙又来找他了,这次,他没有大吼大叫。
“你怎么不怕吾?他们都怕吾?”空气一片寂静,但是这句话却回荡在酒吞耳朵里。“吾不可怕么?”
“本大爷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你可不可怕?”酒吞不雅地掏了掏耳朵,那声音并不尖锐,但是却刺的他耳朵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可是以前睡这个地方的人都说吾可怕,就你不怕。”
酒吞想了想自己买下这个房子的价格和房主卖房时的爽快和不安,似乎知道了这个无论是地段,摆设都看着不错的房子为什么会那么便宜,原来是这个家伙搞的鬼。
“你叫什么名字啊?”那个声音好奇的说“你好厉害,居然不怕吾!”(其实我也不怕_(:D_∠)_)
“你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了我再告诉你。”酒吞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他又犯困了。
“吾是罗生门之鬼。”那个声音说“你呢?”
“一听就不是真名,”酒吞说“本大爷报了真名,岂不是亏了?”
“可是... ...”声音可疑的停顿了一下“吾也不知道吾叫什么名字,吾只记得吾是罗生门之鬼。”
“从哪看来的动画片吧?”酒吞侧躺下来,“真是幼稚啊,那本大爷还是大江山鬼王呢。”
“好啊!你怎么厉害!肯定能当鬼王!”少年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你要是鬼王,那吾做你的鬼将如何?吾很厉害的!昨天把隔壁吓的魂不守舍(酒茨党看见茨木太惊喜了)呢!”
“等等... ...”酒吞坐起来“昨天隔壁之所以发出杀猪似的惨叫就是因为你??”
“是、是啊。”少年的声音有点小紧张“吾,吾是不是... ...做错了... ...”
酒吞看不见茨木,无奈的抹了一把脸,如果看得见茨木,他估计就一拳打过去了“算了算了,睡觉吧。”不就是被鬼缠么,不理就是。
但是他低估了茨木的话唠程度,从11点一直说到凌晨四点,酒吞终于是忍不住了,“你就不能消停会吗!吵死了!你不用睡觉本大爷还要睡觉呢!”
“哦... ...”少年委屈的发出声音,小声嘟囔“可是白天就说不了了... ...”
酒吞以为鬼在白天无法出来,也没在意,在浓浓的困意驱使下,很快就睡去了。
“白天,不能动,不能说话,好讨厌,真的好讨厌... ...”罗生门之鬼小声抱怨道,他知道,没人会听见的。

谁看出了我的梗?还有,鬼压床这事是真的/喝茶
但是没人信我=_=话说我的88不见了,能给我来个99么?
求喜欢求推荐尤其求评论(*/ω\*)

啊啊啊!茨木天堂~我吞很幸福哦~但是为什么不给省略号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