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我曾经是个太太(透明那种)

复活与轮回 10

怎么会?酒吞感到诧异,当初孟婆特意来说了,茨木是鬼子,轮回几乎不可能。当初听到这个消息他就听不下下面的话,强撑着孟婆离开之后才是崩溃一般,眼中的液体不断的流出,似乎要把之前百年都没有流过的泪流尽。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珍宝,怎么会让他这么轻易的死去?可现在茨木复活了,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像茨木的人类死去?
不不!只是长的像而已!只是巧合而已!酒吞慌了,他顾不得那些人类的感受,转身像逃一般的离开,也没有再去刻意保持与“异能者”之间的距离与操控蛊虫,不少“异能者”因为躲避不及时,体内的蛊虫躁动,瞬间变成傀儡,和丧尸看上去没有区别。
他知道,能带上那串铃铛的,从来只有茨木一个。
阎魔到达的时候,现场已经一团乱了。
“看来吾来晚了。”阎魔很容易的就在混乱中找到了看戏喝茶的安培晴明,“酒吞已经走了啊。”
“是啊,还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恐慌。”晴明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不知道阎魔大人过来是为了什么?度蜜月?”他瞅瞅不远处的判官。
“吾倒想是,可惜还没到手。”阎魔挑眉,颇为遗憾道“吾是来解决茨木那件事的。”
“茨木(人类)的身体就在里面,有那铃铛的妖力保护还完好着,没有腐烂。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与酒吞碰面。”
“判官,生死簿。”阎魔拍拍手,不远处的判官就马上靠近来把生死簿呈上。
生死簿上妖怪茨木后面那淡淡的勾颜色越来越深。
“快了快了。”阎魔把生死簿递还给判官,顺势往那冰山的身上靠过去。
“看起来您也快了啊。”晴明眼睛眯了眯。
“啊,是啊。”阎魔秒懂,同样眯了眯眼。
... ...
酒吞浑浑噩噩的在丧尸群里游荡。
他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心情,是该为茨木有轮回而开心,还是为自己一厢情愿让茨木重生所准备的影响到他轮回而懊恼。
不过他遇见了更加糟糕的情况,他看见他的茨木就在自己的不远处。
趁他没发现,赶紧走!这是酒吞的第一反应,茨木肯定会因为自己影响到他轮回而恨自己吧?
但是,拥有野兽直觉的茨木已经发现了准备离开的挚友。
“挚友!”茨木在茫茫尸海中一眼就能看见那个对自己而言特殊至极的存在,他推开身边拥挤的丧尸,像酒吞跑去。
“别过来!”酒吞这时意外的冷静下来,与茨木保持距离。

ooc了qwq,好久没写了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