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我曾经是个太太(透明那种)

谁刷了我的好感度![5]

数据是完全模仿酒茨他们的,所以茨木与数据酒吞发生的事,也在酒吞和数据茨木之间发生。
不过屏幕内外的两个反了罢。
一夜之间,茨木对数据酒吞的好感度蹭蹭蹭上涨了不少,他偶尔打开手机一看见正在模拟酒吞做公事的数据酒吞,就不由自主的脸红,想起那天晚上看见他刚刚洗完澡的样子... ...
讲真,茨木你果然只是喜欢酒吞的肉体,对那八块腹肌一见钟情吧...  ...
数据茨木的一举一动在酒吞眼里蒙上了异样颜色的字体“可爱”“可爱!”“可爱!!想... ...”
吞哥!它只是个数据!
... ...
似乎是有了这么一个数据情人,他们看手机的频率变高了,毕竟谁不想和自己可爱/帅气的恋人交流呢。
酒吞很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对啊,“茨木”只是数据,它无法真正的和自己在一起,他不能再沉迷手机了。
某天,酒吞咬咬牙,一狠心,卸载了模拟云养。
茨木沉迷手机是妖刀姬告诉他的,“你不能这么沉迷手机,”她递过来一张资料,“你很快就要接案子,这么沉迷手机不能让你集中注意力。”
茨木非常惭愧,虽然舍不得,还是把手机递给妖刀姬,妖刀姬帮他删了模拟云养。
茨木暗自下决心... ...等案子结束了我一定把挚友下载回来qwq。
若干年后(其实一个月不到)
酒吞终于下回了模拟云养。
不行不行不行!“茨木”生活不会自理!如果没有本大爷,肯定会生病的,即便是个数据他也是本大爷的心上人!
然后他打开云养系统,“茨木”正在低头写着什么,对酒吞抬头一笑,露出可爱的虎牙“挚友你回来了!”
酒吞心都要化了,然后惊鸿一瞥到“茨木”的好感度 666。
666!??
好感度怎么变了!是谁刷了“茨木”的好感度!
酒吞更不放心了,以后绝不卸载模拟云养了!自己家小数据的好感度要自己刷才不能给别人偷去刷!
回到茨木这边,案子已经结束的差不多了,他暗搓搓的下载了模拟云养,迫不及待的想看见挚友。
之前说过“酒吞”好感度很难刷,茨木刷了一个月也才200好感度。
细心的茨木在“酒吞”还没打招呼之前就瞄到了好感度数据 233。
哎哎哎哎哎!??挚友的好感度怎么变了qwq!谁盗了我的号!不行不行,一定不能再让人登录我的账号在碰我挚友!
这强烈的占有欲茨木还是第一次有,他也绝绝对对补回卸载模拟云养了,他没想过以后,他只是想:挚友的好感度只能是我来刷,对我刷。
其实,没有人动过他们的账号,却是他们的数据动了他们的账号。
数据酒吞从网络上发现酒吞在玩模拟云养,从网络上很容易找到酒吞的电话,顺藤摸瓜摸索到酒吞的账号,然后发现,这个数据与茨木一模一样。
数据茨木还未发现酒吞卸载了模拟云养。看见数据酒吞就当做是挚友。数据酒吞也没在意,他知道数据茨木是依照茨木的,他是依照酒吞的。
他变成了类似于病毒,高超的窥视酒吞手机,与酒吞账号里的茨木一起,互刷好感度。

笔风突变,bug依旧多 争取开学前完成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