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我曾经是个太太(透明那种)

谁刷了我的好感度![4]

茨木是个很慢热的人,和他接触的人都知道他和你不是很熟的时候就特别冷淡,外面说他高冷都是不真切的,当他和你熟络起来,简直像个人来疯。
茨木对酒吞亦是如此。
虚拟云养的每一个角色,都是一个成熟的数据,为了不断完善自身的角色,会自动进入网络搜索关于自己的信息。
这天下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网络,你做过的所有事情和日常习惯,基本都能从网络上找到。
所有数据酒吞的知识储备和性情爱好完全等于真正的酒吞。
茨木有个很不好的习惯,他很晚才睡,而且经常失眠,而酒吞习惯早上很早上班,晚上处理完事务马上就睡。
数据酒吞模仿酒吞的作息习惯。
青行灯用道具把酒吞对茨木的好感提高,且选定为恋爱对象,数据酒吞自然要对茨木负起恋爱对象该做的。
关心且爱护另一半(ΦωΦ)。
“不能这么晚睡,对身体不好。”虚拟云养的酒吞对茨木发了这么一消息,茨木点开虚拟云养,看见穿着浴袍的酒吞在沙发上边擦湿漉漉的头发边看关于程序的书,微微抬起头,对茨木笑了一笑。
茨木心上好像中了一箭,他视线往下移,看见了一滴水顺着酒吞的锁骨往下滑,滑过那壮硕的胸肌,那八块结实的腹肌,看着茨木突然感觉耳朵发烫。
“怎么还不睡?”数据酒吞含笑看着茨木。
“我、我睡不着... ...”茨木一阵口干舌燥,转移视线看向酒吞的脸。“失眠了... ...”
“失眠了?”酒吞皱眉,像是思索了一番,对茨木提出了个点子“你可以喝点酒试试。”刚刚查找了一下茨木的信息,并没有购买过安眠药,但是他有一条朋友圈说自己一喝酒就闷头大睡,酒量太小。
“唔,”茨木看着酒吞好看的脸颊,胡乱点了点头,“我试试看。”
然后去储物柜找了一瓶打算过年请客喝的红酒,开进去。他果然还是不太喜欢喝酒,尤其是干红葡萄酒,茨木咂咂嘴,点开虚拟云养和酒吞聊天刷好感度。(到了恋爱对象关系,就不需要道具刷好感度了。)酒吞也在喝酒,喝的酒名他看不懂,是一串英文字母。
“龙珠啊,”酒吞看了看茨木身边的酒瓶“牌子还是不错的。”
“别人送我的。”茨木酒劲上来了,满脸通红,眼神变的朦胧起来。“我不是很喜欢和,苦苦的,不好喝。”
“不喜欢怎么还收?”
“我记得小时候,奶奶给我喝过一种甜甜的葡萄酒,特别好喝,我还以为这个也是... ...”茨木不好意思极了,感觉自己怎么傻兮兮的,好蠢的样子。
身为一个数据但是却有自己独立思想的酒吞哑然失笑,“那是甜红葡萄酒,喜欢喝的话我可以推荐你几种。”
“不了不了,我酒量好差的。”茨木有些困了,一下没一下的打起了瞌睡,“给我喝好浪费的,我只是喜欢喝甜甜的饮料而已。”
“困了?”数据酒吞真心觉得自己的对象好可爱,喝一点点酒就醉了,眼睛大大的,开始朦胧闪着水光,盯着自己的样子真是让他心动。“困了就可以上床睡觉了。”
“我、我还想调个闹铃,”茨木迷迷糊糊的把酒放会储物柜,打了个酒嗝。
“我来调,你去睡吧。”酒吞的声音似乎是有魔力的,茨木乖乖的回到卧室,盖上被子就入了梦乡,还不忘在梦里念叨一句“晚安,酒吞。”
“晚安,茨木”数据吞轻而易举的就把闹铃按茨木的习惯调起来,手机黑屏。

所以说挚友只是一晚时间的关系,(ΦωΦ)晚安,碎觉去了。

评论(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