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我曾经是个太太(透明那种)

谁刷了我的好感度![1]

bug很多请无视
观看《青春奇妙物语》后的产物。

酒吞是一个游戏制作人,他设定了一个云养类游戏,玩家购买游戏,就可以把任何人当作自己的云养对象,甚至是原创一个人,形象二次三次都可以,云养对象可以是自己的任何人。
当初内测的时候,他把全公司职员的数据都往随机上放(包括自己的)。
公司里喜欢哪哪总监,又不敢去勾搭的姑娘不少,一大堆迷妹疯狂抢内测资格,游戏到手了又疯狂的随机。
“哇!我随机到妖狐主任了!”
“我随机到主任荒川之主了!”
这种声音此起彼伏。
“话说... ...你们有谁随机到董事长么?”
“哎,没有唉qwq,想随机到董事长啊啊啊!”
“我也是啊qwq!”
酒吞听见了抿抿唇,忍住不笑
本大爷的数据怎么可能好随机?
茨木是个勤奋小职员,兢兢业业上了一年的班,老板青行灯觉得他单身,又不愿意找女朋友,干脆以年终奖的名义,给他买了个云养游戏,美其名曰“鼓励员工勤奋工作”。
茨木觉得浪费时间但是又不愿意辜负老板的好意,就随机匹配了一个云养对象试试玩。
其实主要原因是:这游戏忒贵了,价值茨木两年的工资。
他随机匹配到了一个红发紫眸的男人,名字是酒吞。
“咦?你怎么随机到他了?”青行灯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他很难随机到啊!”
“我就随便一点,”茨木也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老板,你想要我就还给你吧。”
“呃,不了。”青行灯忙躲开,“我消受不起这么大的恩泽啊。”
茨木没在意,觉得稀有就点了[确定此对象],却发现他无法将这个角色定位为自己的什么人,只能一步步刷他的好感度。
青行灯对此表示:酒吞你个权限狗!你的好感度绝对不可能好刷!
不出青行灯预料,茨木与手机中的酒吞交流时,酒吞表示爱理不理。
“稀有的都这样么?”茨木已经把这个当成卡牌游戏了。
“不不不,这怕是唯一这样的。”青行灯想了想自己花大价钱才随机到的刀刀,一开始就可以定位身份,好感度再低也绝对不会不理人。
一般刷好感度是不需要道具的,但刷酒吞好感度必须要道具,想获得道具要么氪金要么参加活动。
氪金这种土豪才做的出的事情,茨木选择活动。
活动中有一个参加随机的活动,奖励道具很是丰厚。将自己的形象设定交给游戏制作方,且同意主办方使用自己的肖像权,不会涉及个人的隐私权,只是模样。
茨木选择了这个活动,青行灯自告奋勇帮他弄!
最后几个选项里有个攻受,应该是为腐女或者gay玩家准备的,青行灯毫不犹豫的选了受。
“我觉得自己不是受啊。”茨木提出了小小的抗议,青行灯慈爱的看了看他。
“以我多年的经验,如果你弯了,肯定是受。”毕竟你云养对象是酒吞,青行灯对茨木表达了深深的同情。

评论(7)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