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我曾经是个太太(透明那种)

『复活与轮回』,1-9

看过的直接往后拉啊
有生之年,笔风突变

1
“挚友!”那个白毛妖怪又来了,真烦。酒吞靠在鬼葫芦上,转头看向那个家伙,那家伙果然笑的还是那么傻,想着,酒吞嘴角带上几丝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的笑意。那个白毛大妖怪,有着一双赤红色的鬼角、巨大的鬼手和一对金色的眼睛,身上穿着厚厚的盔甲,他的名字叫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熟练的走的酒吞身边坐下,对他的挚友谈起自己在外边听到的事情。
“吾听说山上的妖怪们举行了个关于打架的比赛,说是要选拔鬼王,还邀请吾去,不过吾没有去。”茨木笑着说“挚友这么强大!如果不去就太可惜了!”眼里满满的期待。
“本大爷对这些没兴趣。”年少的酒吞强大却也随意,不在乎小妖怪之前的什么地位。
“为什么?吾认为只有挚友一个人能担当的起这个称号!”
“当鬼王多麻烦,还是喝酒实在的多。”当时的酒吞是这么回答的。
后来,人类阴阳师开始兴起妖怪退治,用以巩固天皇在百姓心里的地位。
好巧不巧,讨伐到了酒吞茨木所在的山上。
当时选拔出的鬼王出去抵抗,却被斩杀在阴阳师手中。山上的小妖怪一个一个藏匿起来。
“这边... ...有很大的妖气波动!”手持符咒的阴阳师指向平时深入简出的酒吞呆的方向,带领着一群武士,快步前往。
而茨木也接到了消息
“茨木大人!救救我们!”幼小的山兔驱使着庞大的山蛙,向刚刚回山的茨木童子奔过去“那群人类来退治了!”
“什么!”茨木童子第一反应到有人类侵犯到了挚友与自己的地盘,化作一道残影,向酒吞住所奔去。
刚刚好,和那些阴阳师遇上了。
“吾不许汝等侵犯吾友的地盘!”茨木调动着强大的妖力震慑着那些阴阳师们,他金色的眼睛明亮而摄人心魂。武士们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怕什么!他只有一个妖怪而已。我们人多势众!定能将其斩杀!”高傲的阴阳师指手画脚的指挥武士们冲上去。
“谁说只有他一个了?”酒吞难得出现在除茨木以外之人的面前,扛起了半人高骇人的鬼葫芦“还有本大爷呢!”
“挚友!你终于肯出来了!”茨木激动的让周身的妖力产生巨大的波动。“终于打算释放出挚友你强大的妖力了么!桀桀桀桀桀... ...”
“少废话,妖怪们!准备受死吧!”阴阳师见又对出一个强大的妖怪,放下高傲的架子,认真的拿出几道符咒,开始默念。
“喂,茨木你不是一直想和本大爷打一架么?”酒吞佼有兴趣的看了看那阴阳师,轻笑了一声“我们就比比,谁杀的武士最多如何?”
“没问题!挚友!”茨木童子熟练的把一个武士抓了过来,极为老练的穿透了他的心脏,红色腥甜的液体溅落在茨木脸上,显得格外妖异。
武士们也顾不得害怕了,只能拿着武器冲上去,但是却一个接一个的死去。
就在这时,阴阳师突然抢过一位武士的长刀将符咒贴了上去,向茨木背后砍去。
茨木忘我的沉浸在了与挚友比赛的乐趣中,浑然不知危险的靠近,而酒吞反射性的想替茨木挡过去,却没有来得及。
刀起又落,锋利无比,茨木的右手和鬼角断落,血液喷涌而出,溅红了酒吞的双眼。
“你们... ...居然敢!”随着酒吞的怒吼,狂气如同不要钱一样(本来就不要钱)的叠起。
“今天!汝等都得死在这!”那个强大的妖怪是这么说的,后来那次讨伐无一人生还,酒吞童子也成为了新的鬼王。

2

人们都知,大江山有鬼王酒吞童子,和其手下的鬼将茨木童子,也知道茨木童子没有右手且鬼角断了一只,殊不知这事是鬼王心上最最要紧的愧疚,也是唯一使他愧疚的事情。
要是自己早点使出全力,茨木就不会这样了吧?每当鬼王看到茨木因为只有一只手而不方便的时候,都会这么想。他是多么想茨木的手恢复啊,但是他知道,被阴阳师下了咒术的兵器可不一般,想要茨木的手接上去就办不到了,更别说是重新长出来了。
酒吞一直在寻找着能让茨木的断臂长出来的方法,但即便是有,也是困难重重。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还是找到了方法,但是要出趟远门。
“茨木,你好好呆在大江山,这段时间不要去招惹人类。”酒吞再三叮嘱茨木,他最怕就是人类这个时候找上门,茨木还没恢复,大江山上的妖怪也因为之前的退治死伤大半,如果没有酒吞,根本无力抵挡人类大批量的退治。
“挚友放心!交给吾了!”茨木傻笑着,像是从前没有失去手臂时一样对酒吞笑。即便是失去了右臂,也能笑的这么没心没肺的,只有他了吧。
酒吞叹了口气,依旧放心不下,他沉思一会儿,用妖力幻化为一个金色的铃铛脚链,递给茨木,“带上去,你遇到危险本大爷也好察觉。”
茨木乖乖带上脚链,金色的眼睛盯着酒吞看,酒吞那一瞬间突然想带茨木一起走,或就停留在大江山陪他。
但是酒吞不能,茨木的伤一定要治好,而去寻找秘药的路程也是危险的,相比之下,大江山要安全的多。
酒吞仔仔细细的看着茨木,把他的每一个细节刻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茨木恢复,他走近茨木,近到可以看到茨木眼中的自己,他凑过去,在茨木金色的眼睛上轻轻亲吻了一下,这可惊到茨木了。
“挚、挚友... ...”茨木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眼睛里是惊讶与羞涩。
“哈哈,”酒吞突然笑了起来,他再次亲吻茨木,这次是额头“乖乖等我回来。”
“嗯。”茨木有些不知所措的低下头,又抬起来向酒吞郑重的点了点头“挚友放心,吾定护好大江山!”
本大爷不需要你护好大江山,本大爷只想要你平安不受伤害。
但是酒吞没有说,他终于是坚定的转过身去,不看茨木,他害怕,再这样看下去,他会忍不住带茨木一起走... ...

3

终于走了... ...茨木望着酒吞越来越远逐渐消失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他走到湖边,用妖力将自己的头发转化为酒吞一样的红色,又吃力的幻化出鬼手将红色的发绑了起来。
这样,应该会瞒过那些人类了吧?茨木想。
其实他比谁都注意自己失去的右臂,他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因为伤,实力倒退了多少。
这样的自己,会是挚友的弱点... ...他一直很清楚他们之间的感情,也知道,酒吞是不会丢下他的,可是... ...
那不表示他不想拖累酒吞!
茨木多次幻化为人类到京城去打听关于能恢复自己宝贝的消息,都没有结果,他一直游历于京城的贵族家里,幻化为舞姬歌姬或者是某个大小姐,在贵族之间打听。
那天,他幻化为舞姬在茶馆打听时,意外听见了源赖光对手下说的话。
“我等有三位神明相助,定能在七日之内取那酒吞童子的首级。”路过的茨木手一哆嗦,差点把茶水泼在源赖光的身上,他急忙离开,想告诉酒吞童子这件事情。
“挚友!吾... ...”
但是再想说的最后一秒,他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酒吞放下酒碗有些担忧的看向茨木。
“吾... ...吾想尝尝挚友的酒。”他说
他知道酒吞的强大,但是也有担忧,毕竟神明的力量不容小可,而且有自己在,酒吞定会护住自己这个累赘... ...
茨木去找了巫蛊师,让它伪造出能够活死人肉白骨的秘药,再将消息秘传给酒吞。
酒吞一定会去的,虽然那条路看上去危机重重,但实质上连人类进去都性命无忧。
今天... ...是第六天了吧?茨木环顾四周,认真的看酒吞留下的那些痕迹,回想自己与挚友之间的事情。
他想起昔日完整的他在酒吞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酒吞虽然在喝酒但是认真的听着,还不时看他几眼。
他想起当自己失去右臂时酒吞双眼发红几近妖魔化时,对失去手臂的自己依旧态度如初。
他也想起当自己失去右臂后笨手笨脚的,酒吞不是指责而是帮他去做,做完之后又开始静静沉思,并没有嫌弃他一分一毫。
... ...
挚友如此完美强大。吾为他去做什么都在所不辞,哪怕是死亡!他暗暗发誓。
... ...
日夜兼程让酒吞有些疲惫。
离开茨木,果然还是想他啊... ...酒吞脑海里不由浮现茨木的样子,但是这个茨木却不是他见到的样子... ...他的头发是红色的,周身弥漫着死亡的气息,他笑着,却不是酒吞见过的笑,不是猖狂的笑,不是喜悦的笑,不是静静的笑... ...那是苦笑,最最不应该出现在茨木脸上的笑。
“茨木!”酒吞突然心脏一阵剧痛,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离开他,撕扯且腐蚀着他的心脏。
然后脑海里的茨木动了,一个黑色的人影拿着刀像茨木童子挥去,茨木苦笑的闭上眼睛。那一瞬间,酒吞好像听见了茨木的心声
挚友... ...还好你已经走了... ...
4
“茨木!”酒吞周身突然产生强大的妖力波动,短短一瞬,他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过半刻,酒吞就回到了大江山,但是他似乎突然衰老了一般,红色的头发苍白干燥,皮肤发皱,这种禁术极大的耗费了酒吞的妖力,使他甚至无法保持自己样貌。
“茨木... ...”他看见了被血染红的石头,被火燎烧的森林,还看见了... ...
那个大妖的尸体!
他身上披着的金色盔甲,已经销毁大半,甚至还有人为的---为了取走上面金质的部分。
他蜷缩在血泊中,两只鬼手环在胸前,一只鬼手半透明的---是妖力构成的。
最最重要的是!他的头部不见了!有人砍下了他的头颅,并带了回去,当做自己荣誉的见证!
“茨木... ...茨木... ...”酒吞疯了似的冲上去,抱紧茨木不完整的尸身。
“我才离开一天... ...怎么会、怎么会!”那个鬼王眼中溢出温热的液体,不受控制的滴落在地上,与血水相互融合。
“他们会付出代价的!”鬼王抱着那具还有残温的尸体,“谁都要留下来为你陪葬!”
一瞬间,大江山周边出现了强大的妖气结界,把正在下山的源赖光等人困住了。
“大人前面好像有类似于屏障的事物,我们过不去。”源赖光正为自己的业绩沾沾自喜的时候,前面的武士传来消息。
“什么东西?带我去看看。”他皱眉,身为贵族武士的源赖光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妖气,与之前杀死的鬼王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莫非... ...鬼王没有死?
他开始担忧起来,转头看了看背着的包裹,不放心的拆开看了一眼。
那是茨木的头颅,没有一丝生的气息,却挂着诡异的笑。
源赖光越看越害怕,想把茨木的头颅包裹起来,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是你杀了他!”暗哑的声音在源赖光脑中回荡“你们都得死!都得为他陪葬!”
“谁!”源赖光强装镇定“阁下怕是这山上妖怪吧,鬼王酒吞童子已经被我斩杀,你也想试试我的刀么?”
“哦?是么?”那个大妖怪现出了身体,他抱着一具失去头颅的尸体,盯着他手上的包裹“可本大爷就是鬼王酒吞童子啊。”他的声音冷静的让人可怕。“是你杀了他!”
一瞬间,磅礴的妖力注入源赖光的身体,在他弱小的人类身体中破坏他的经脉,冲撞他的五脏六腑。
源赖光痛苦的想要发声呼救,张开嘴血液就涌了出来。
“源赖光大人!那个奇怪的屏障开始缩小范围了!而且还会腐蚀掉一切事物。”武士们上来禀告,却没有得到首领的回复。
源赖光看着那个大妖,珍惜的用妖力将那颗头颅和他的身体回归原来完整的样子,那个大妖看着已经恢复了的身体,却知,他的茨木已经死了,他低下头,看了看濒死的源赖光,轻声的用绝望的语调对他说“我说过,你们都得给他陪葬... ...”

5

巫蛊师一族陷入了恐慌。
鬼王大人的拜访一点也不友好,他抱着鬼将大人的尸体,疯了一样闯进巫蛊师一族,胁迫他们交出活死人肉白骨的秘药。
可那秘药本就是鬼将大人的谎言,哪里会有?
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巫蛊师一族的族长只能是把巫蛊师一族的禁书交给了鬼王。
书上记载了尸蛊的制作方法。
那是可以使一个人复活的蛊毒,但是缺存在着几个缺陷:
尸蛊需要不断的进化,才能使被复活者“恢复”神智。
而进化需要很长的时间,几百年也不一定成功。
施蛊者一旦与复活者接触,复活者身上的尸蛊会反控制复活者,使复活者变成一具傀儡。
最后,这是巫蛊师一族唯一不能养的蛊,因为此蛊需要大量的妖气吸收来让自己成长,巫蛊师一族没有这么大的妖力。
酒吞看完这本书后,陷入了沉思。他想要茨木复活,但是此蛊与控制傀儡的蛊有些相似,他害怕如果炼制失败,茨木就是一具永不超生的傀儡了。
他突然想到了那些被他杀死的武士们... ...
若干天后,平安京迎来了他们的英雄--源赖光。
“陛下,微臣不负众望,灭了那江山鬼王酒吞童子!”这个面带喜色的男人自豪的说,却没有人看见他瞳孔深处的呆滞。
“好!好!好!”天皇仰天大笑,为自己能有这样一个这样的下属而骄傲。
“源赖光大人,你的手?”有的大臣发现源赖光的手上出现了深深浅浅的斑点。
“这是被鬼王的瘴气所侵蚀的,无妨。”源赖光看了看手上的斑点,浅浅一句话盖过了这个话题,其实这是由于时间原因,复活的不是很快而产生的尸斑。
天皇重赏了源赖光,源赖光也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府上,他把军队留给了天皇,但是也向天皇要求带走几个士兵作为家仆。
而小林次郎(我瞎掰的),就是这几个家仆之一。
当家仆比当去军队要好太多了!
小林次郎不由得庆幸自己和感激源赖光大人选择了他。
他的工作也不重,还算的上是个小总管,只需要每天跟在源赖光大人身后伺候。
但是源赖光大人,好像有点不对劲。
源赖光大人的外貌上除了当初留下的斑点,其他一如既往,时间似乎在他身上停止了,十多年来,除了渐渐白去的发,容貌依旧像当年退治之时。
而身为源赖光大人的家仆,他知道,那白发,也是源赖光大人刻意染的。
每年第一个月的初五,源赖光大人就会带当初从退治队伍中领出来的家仆出去一趟,虽然领回来的家仆一言一行和从前一样,但是自那之后,时间也在那些家仆的身上停止了。
今年... ...就要到他了。
小林次郎有些激动,但是也有些害怕,就在初四那天,他去向之前被带去人打听情况。
“哦?没什么啊。”前人听了小林次郎的话,微妙的笑了笑。
“能否,详细说明?”小林次郎拿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心里一阵肉痛。
“好说好说”前人眼睛眯成一条缝,把那个钱袋收入囊中,说到“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带我们去见了一位大人,让那位大人赐给我神药而已。”
神药?怎样的神药!小林次郎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就是那药,让源赖光大人青春永驻的。”前人笑呵呵的,兴奋的小林次郎没有发现他眼里闪过了不属于人类的瞳色。

6

“看来... ...”酒吞通过傀儡看着小林次郎的表现,“第一步进化已经完成了。”
他摸了摸茨木惨白的脸,抿了抿唇“我一定要让你活过来。”
... ...
当源赖光带着小林次郎离开门府时,月亮被乌云盖着,街道也是漆黑一片,路不可见。
小林次郎也只能看见源赖光模模糊糊的身影,他就站在小林次郎的前面,一动不动。
过来好一会,月亮出来了,尖尖的月牙端似乎有点红色,看着像一把刚刚杀了人的镰刀。源赖光才开始出发,“跟上。”他对小林次郎说。
他们一直走,走出了京城,走进了山林。
小林次郎记得,这是当初斩杀鬼王酒吞童子的山林。
“大人,这是... ...”一阵阴风吹过,小林次郎感觉什么有什么东西在噬咬他的身体,身体也越发越不受控制。
小林次郎看着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体里爬出来,一瞬间,月光大盛,他看清楚了那东西的真面目---虫子。
“看来,确实不错呢。”小林次郎看见一只手从黑暗中伸出来,虫子们爬到那只手上,温顺的蹭了蹭。
接着,小林次郎看见了那双手的主人,他有着白色的头发和不属于人类的紫色眼睛,他咧开嘴,对小林次郎诡异的笑了。
但是小林次郎已经不会摆出恐惧的表情了,他体内仍有一部分蛊虫,而遇见主人的蛊虫,毫不犹豫的让他变成了一具傀儡。
酒吞把那些进化完毕的蛊虫,装进了巫蛊师准备的小坛子里。
“快点进化完毕吧,慢点也可以,反正本大爷等的起。”
... ...
xxxx年,尸病于日本爆发,但是尸病感染者不会像科教电影中的丧尸一样食人,而是与人一样,只是身体上程深浅不一的尸斑。
而尸病的感染者,主要以死去的人为主。
他们死去了,感染了尸病,又能够复活,和活人一样呼吸,吃饭,但是不会老去。
因此人类不再担心亲人的死去,甚至为了不会老去,主动感染尸病。
直到尸病爆发十年后,那时候,65%的人以后感染上了尸病。尸病的感染者开始丧失理智,暴躁而骇人,甚至有开始食人的现象。尸病感染者已经完全成为了丧尸一类的生物,它们的行为极其统一,而又逐渐开始进化。幸亏的是,还有一定的“人类”也进行了进化。
尸病的开始,就是个可怖的阴谋呢。
谁睁开了眼睛,冷酷的操控着这人世间。
谁说,这是我的复仇。
... ...酒吞是东部末日基地的异能者之一,他的能力,是操控一定的尸病感染者,但是操控范围有限,且有一个很大的弊端,其他异能者无法靠近他,否则,就会被莫名的力量撕碎。
因此,没有一个异能者敢靠近他。
基地长很庆幸,还好酒吞不是丧尸,且基地长自己不是异能者。
同时他也很感激酒吞,如果不是酒吞力挽狂澜,他怎么可能以普通人之躯来当这基地长?
要知道,东部基地就是在国家级基地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酒吞,中心基地要有一个异能者集会,你要去么?”基地长递给白发男人一个邀请函。
“本大爷到时候会去的。”这个白发男人烦躁的看了看邀请函,一眼看见了邀请函上的安培二字。
那个人不会还活着吧... ...他烦躁的闭上了紫色的眼睛,还是到时候去看看的好,反正这次异能者集会,有他想要的东西----进化完全成功的蛊虫。

7

末日异能者众多,而信息与交通的瘫痪更好的掩护了那些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人口---妖怪。
大天狗,强大且少有的风系异能者,少有的可以接近酒吞的“异能者”之一。
人们把这一切归类于他的强大,他是中心基地的异能者。
“哟,酒吞,好久不见”大天狗在高高的基地门上俯视着酒吞。
“中二病,好久不见。”酒吞看也不看大天狗一眼,径直走进基地。
“嘿!说谁呢你!”大天狗差点从门上摔下来,一个健步飞下来对酒吞气的直跺脚。
“谁应是谁咯 。”酒吞可没功夫搭理他,他有正事要干呢。“集会地址在哪?”他歪过头,问了问在一旁看笑话的妖狐。
妖狐也是风系“异能者”,翩翩有礼的样子蛊惑了不少女的异能者,却在异能者分配的时候,选择了中心基地这个基佬集中营,据说是因为大天狗的原因。
“小生这就带路。”妖狐笑着行了个礼,再怎么说他以前也是个妖怪,虽然没有大天狗厉害,但是也知道面前的酒吞是鬼王,也是末日的主导者。
末日的降临对妖怪来说,其实百利无一害呢。
到了会场,里面只有一个人,确确实实是个白头发的男人。
“果然是你”酒吞瞟了那个男人一眼“安培晴明。”
“鬼王大人好眼力啊。”晴明笑着向酒吞走来,摇晃了下手中的茶,让妖狐退下了。
“说吧,源博雅在哪?”酒吞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除了他,已经没人能制造出这么大的结界来护住你的基地了。”
“博雅不便出现,鬼王大人制造的乱世可真的是厉害啊。”晴明的眼睛弯的像月牙,带着阵阵寒意。
空气突然寂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酒吞终于开口“你想阻止我?”
他又笑了“不可能!我告诉你不可能!”
这个白发的男人眼睛气的充血,嘴部却划着诡异的笑“这是你们人类做的孽。”
“鬼王大人可真是冲动啊。”晴明说“我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阻止你,你说的对,这是人类做的孽。”
他把茶慢慢喝完,接着说
“你会自己将这些“丧尸”带走,将异能者恢复原状。”
“是么?”酒吞已经冷静下来了,他知道晴明身边有个叫八百比丘尼的女人,她预知的东西,一直很准。
“放心,鬼王大人,我并没有让比丘尼预言。”晴明又笑了,“天照大神创造了人类,又怎么会让人类因为鬼王的复仇而消失?”
“但是不排除,妖怪的存在就是毁灭人类。”
酒吞半信半疑的看着晴明,说“本大爷要带走的东西,在你手上吧。”
“确实如此。”晴明笑道。
“你是希望本大爷抢来,还是你给本大爷交上来。”这已经不是疑问句了。
“这,本来就是为鬼王大人准备的。”晴明掏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瓶子里是一只血红的蛊虫。
酒吞接过蛊虫转身准备离开。
“这,是为鬼将大人复活准备的吧。”晴明说“起死为生,可不是什么正道呢。更何况... ...对方还是鬼子。”
“呵 本大爷的事情,你一个小小的阴阳师有什么资格插手。”酒吞回头看了一眼晴明,转身迅速离开。
“辛苦了,八百。”
晴明从会场后台走出来,对着另一个自己说
“啊,不用谢晴明大人。”那个晴明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女人,眉眼弯弯,温婉大方。
“如果是我,怕是已经被酒吞的眼神镇住了,哪还能这么对他说话。”晴明想起监控里酒吞的样子,不寒而栗。“他怕是为了茨木已经疯了。我们到底要不要告诉他那件事?”
“顺其自然,就好了。”八百比丘尼拿出法杖,笑说。
另一边。
酒吞已经远离了人类基地,在一个幽暗的山洞里,抱起一个妖怪的身体。
“茨木,你终于可以醒来。”酒吞掏出蛊虫,慢慢将蛊虫输送到茨木的口中。
看着渐渐有了生气的茨木,酒吞自知不能长留了。
他走到山洞口,回头望了一下茨木的身体。
他自知,几千米前他还有可能留下,可现在... ...
他不想茨木变成傀儡。
谁离开了?留下熟悉的温度与气息?
谁睁开了金色的眼睛,茫然的走出山洞,望着漫天的星空,喃喃自语
“吾友... ... ”

8

而在酒吞复活茨木之时,西部末日基地出了大事。
他们的副基地长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陷入了沉睡,基地长非常生气,因为副基地长是她儿子。
基地长莹草,人称草爹,看着虽是一个瘦弱少女的样子,实则力大无穷,带领自己的“儿子”们建立了强大的西部末日基地。
副基地长是个白发金眼的美少年,看着纤细,但是他的衬衫下,也有着结实的腹肌和肌肉。
他的名字叫阿茨。
“阿茨怎么了。”草爹阴沉着脸,对医疗人员说质问到。
“死... ...死了... ...”副基地长的一切身体指标都表示着他已经是具尸体了,医疗人员战战兢兢的回答草爹。
“死了?呵呵”草爹突然笑了“怎么死的!”
“不... ...不知道啊... ...”他死的太突然了,方才还在与大家谈笑,下一秒就倒地不起,谁也检测不出他的死因。
“哦?”草爹歪了下脑袋,看上去乖巧极了。
“小草,冷静!”姑获鸟知道这是小草发飙的前兆,只得是先把其他无关人员清理出去“你们先下去,我来说。”她是副基地长之一,同样也是少有的能控制住草爹情绪的人。
“姑姑,阿茨他死了... ...” 莹草趴在姑获鸟怀里,强忍泪水。
阿茨是孤儿,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姑获鸟把他捡了回来,莹草看着阿茨长大,把他当儿子养,末日后,阿茨虽然没有成为异能者,但是也能在她和姑姑的庇护下平安,不过,当上基地长是阿茨自己的能力。
“小草,姑姑和你说过的,阿茨和我们一样,不是人类啊。”姑姑慈爱的揉了揉莹草的脑袋,阿茨的离开她也很难过啊,但是毕竟阿茨是莹草第一个自己亲手带大的,而姑获鸟这些年养大的孩子不少,死别的事情经历多了,自然好接受些。
更何况,阿茨是晴明大人交给她的。
晴明大人更是在阿茨成年的时候亲自赶来,为他送上一份礼物---一个金质的脚链。
样貌上,阿茨更不像是普通的人类,他有白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脸上还有红色的,像极了妖纹的胎记。
就在姑获鸟哄莹草的时候。
阿茨正在尝试他的“新身体”与“新记忆”。
“吾友?是谁?”他记得有个模糊的身影亲吻了他的额头,笑着说“乖乖等我回来。”那是谁?
“吾又是谁?”他记得那个模糊的人似乎说了一个名字--“茨木童子”,那是我的名字么?茨木童子... ...
他看了看自己现在的穿着打扮,实在不像是一个现代人,不,连人类都不算。
他头上长着诡异的角,一大一小。没有右手且不说,左手的巨大已经足够让他吃惊了,双脚很是奇异,像是兽足又说不上是兽足,红色的头发,比起他原来的白发更是妖致。
他身上穿的像是古代的盔甲,盔甲上的花纹的雕刻精美,似乎还是纯金打造。
什么东西越来越清晰?占据了他整个大脑。
“吾友... ...酒吞... ...”他闻到熟悉的酒味,想起将要醒来时似乎有人在身边。
“吾友... ...是吾友!”他兴奋的冲出山洞,然而却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
酒吞遗留下的温度告诉茨木,他已经离开了有一段时间。
“挚友,为什么抛下吾?”茨木很诧异,他已经适应了记忆,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也猜想到是酒吞复活了自己。他知道他现在的力量在末日有立足之地,虽不及挚友,但是也是强大的。
既然有了力量,他是不愿意离开挚友的。
毕竟追随酒吞,在他看来,就是自己的宿命啊!
“挚友... ...吾会来找你的。”茨木低下头,暗自发誓
“不要... ...抛弃吾... ...”

9

阎魔在茨木醒来的那一刻睁开了双眼,无奈的皱眉。“他最终还是... ...判官,生死簿!”
在阎魔身畔的判官连忙的把生死簿递过去。
“阎魔大人,最近很多亡魂呢。是之前失踪亡魂的数倍不止。”
“吾知道了。”阎魔快速的翻到茨木的那一页,那个黑色的勾变淡了,但是依旧存在。接连转世的名字后面,也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勾,茨木现在处于不生不死的状态,虽然没有日期规定,但是他总有死的那天。阎魔摸摸自己的侧脸,她看不懂酒吞到底想怎么样,当初让孟婆的传话已经很剔透了不是?茨木千年后将陷入轮回,那时便可找回茨木。
“都说了会陷入轮回,就不能等一时么?他可是鬼子啊... ...”阎魔喃喃自语,“判官,你准备一下,和吾去人间一趟。”
“阎魔大人,地府的事务怎么办?”
“全程交给鬼使黑鬼使白。”
“可他们才放假啊,阎魔大人... ...”
“那就白童子黑童子。”
“可是他们还是... ...”
“吾说什么就是什么,判官,你今天怎么这么唠叨?”
“... ...是,阎魔大人。”
其实酒吞此时也挺烦躁的,他刚刚回东部基地,就听到了要去中心基地参加葬礼的事情,茨木刚刚复活就要参加葬礼,这种感觉... ...真的很微妙。
但是酒吞还是去了。中心基地长和西部基地长一起邀请,他都不去,他不是东部名义上的基地长,没有这么大的架子,况且这是人类的地盘,真的很麻烦。
刚刚复活的茨木表示从长计议,先回西部末日基地,和草爹姑姑说明情况,慢慢寻找挚友。
好巧不巧,差点碰上。
茨木回基地后并没有做太大解释,姑姑和草爹就相信了,他拿了随时联系的通讯仪器,便离开了基地寻找挚友。而酒吞,东西部基地相差的距离很长啊... ...为了掩护妖力还要和人类一起行动,刚刚好错开茨木离开一天。
酒吞刚刚进入基地就感觉到了熟悉的妖气,不是茨木的... ...是酒吞自己的。
当初退治后,他给茨木的金铃铛不见了,当初没在意这么多,现在看来,怕是被阴阳师取走了。
他顺着自己的妖气,来到了葬礼后台,那里有亡者的灵柩。
看来,铃铛在棺材里,酒吞靠近棺材,棺材的盖子是玻璃的,里面的人清晰可见。
茨木人类的样子。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