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我曾经是个太太(透明那种)

旧玩物(上)


茨木是发条音乐盒里的小人,每当转动发条,他就会在音乐盒的小钢琴上做出弹奏安眠曲乐曲的姿态。
“阿妈,我想要那个小人。”年幼的酒吞拽了拽比丘尼的袖子,指着茨木。
茨木保持着弹钢琴的姿态一动不动,冰冷的金色的眼睛却盯着那个小孩。
“可是吞吞,小人不能和音乐盒分开买的... ...”比丘尼慈爱的摸了摸酒吞的脑袋。
“那就把这个音乐盒买下来吧。”
茨木被酒吞买走了,放在酒吞的床头,开始陪伴酒吞每个夜晚。
小时候的酒吞经常转动茨木的发条,他很喜欢听音乐盒发出的音乐,这让茨木有些欣慰:看来我不会很快就被扔掉呢。
茨木知道,小孩子总是喜新厌旧,玩腻了什么就把什么给扔掉,不懂得珍惜。
他曾经有一个同为音乐盒小人的朋友,名字叫一目连,那时候的一目连其实不叫一目连,现在之所以叫是因为有一只眼睛被摔碎了。在那之前他们两个都很期待被买走,一目连被买走的时候茨木虽然有点舍不得但是也很恭喜一目连,可三天不见,一目连就回来了,他那上好的琉璃眼睛还碎了一个。据说是那个小孩子玩腻了,不知道怎么生气了就把一目连摔在地上。摔坏拿回来修,过不久就带回去。
后来那个小孩子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一目连告诉茨木:小孩子很可爱,值得他们去陪伴与守护。
茨木表面没说什么但是内心却愤愤不平:是可爱的小孩子伤害了你,抛弃了你。
酒吞也是小孩子,但是他似乎不一样。他只有茨木一个玩具,也不会生气起来大摔玩具。
每夜酒吞在音乐盒的钢琴声中入睡后,茨木都会悄悄爬出音乐盒,趴在酒吞枕头边看他。
酒吞虽然是小孩子,但是却不怎么笑,白日里就像个小大人。但是每天深夜他准会在不知道怎么样的美梦中勾起嘴角,好看极了,还会露出甜甜的酒窝。
酒吞上学之后心事显然重了起来,也不经常摆弄他的音乐盒了。
每天晚上都辗转难眠,小孩子的心事怎么这么重啊?茨木透过音乐盒玻璃的部分看着酒吞在床上左动下,右动一下的影子。
“喂,如果睡不着,就转下我的发条吧。”茨木忍耐不住,小声念叨了一声,在静悄悄的夜里格外清晰。茨木说完,才发觉自己居然对人类说话了,吓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酒吞显然被吓了一跳,茨木看着酒吞身影一颤,过了几秒,才摸索着下床开了小夜灯,向声音发出的地方--音乐盒过来。
茨木本以为酒吞会尖叫着说“你是什么东西!”或者质问他。
但是酒吞只是拿起音乐盒,回到床铺,一声不吭的转动发条。
或许是多年来的习惯,酒吞竟在音乐声中安然入睡。
茨木好久没有回到酒吞床头的位置了,他像好久之前一样,悄悄的爬到酒吞的枕头上,看看酒吞安静的睡颜。但是这次,酒吞并没有像小时候一样露出甜甜的微笑,他紧皱眉头,茨木才发现这个小家伙没有眉毛。
茨木伸出手,想把酒吞的眉头抚平,但是冰冷的金属材质让酒吞感到不适,一个转身,把茨木甩到了地上。
“咔嚓”的声音很是刺耳,但是还好没有吵醒床上的小家伙。
茨木爬起来,右手的虚实感让他了解到,自己没有右手了,他摸索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头上的角也断了一截。
他还发现了一个更重要的事:他爬不回音乐盒了,地面与床头柜的高度对于音乐盒小人太高了,他只得趴回掉落的地方,等待酒吞早起发现他。

下星期回来不更新是dog!
好友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个音乐盒,然后被我弟抢去摔坏了,心疼。
你们小时候有哪些玩具?我印象里我只有一个迪迦奥特曼,还给我摔坏了,缠了好多胶带上去继续玩/捂脸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