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我曾经是个太太(透明那种)

租用(一次完)

ooc有
私设有
文笔不好有
七夕快乐(*ˉ︶ˉ*)

七夕将近,前排出租自己,男票100元,女票100元,发狗粮150元,电灯泡30元,连麦外加... ...
茨木打完这些,放上了空间,说实在的,其实他只是跟风玩而已,如果能赚外快自然是好的。
刚放上去一会,居然真的有人要租。
他开始以为是对方开玩笑,结果对方秒转了100元给他。
茨木开始正视这位顾客。
顾客名叫酒歌狂行,头像是一个古风的酒壶。
看上去,应该是男孩子。
茨木是混cv圈的,虽然称不上是大佬,但是伪女音也是会的。
“客人是租女票么?要什么类型的呢?”
“不,我是租男票。”对面直接发来语音,声音很好听,至少茨木听着很舒服,不过重点是对方是个男人。
是个男人... ...租男票... ...
茨木也不是对同性恋有什么介意,他自己就是gay。
“那客人要什么类型的呢?微笑”
“乖一点的就好。”低沉的男音停顿了一下,又问“连麦多少钱?”
“连麦要看时间的”茨木指尖停顿了一下,思考连麦要收多少钱才合理。
“时间摸不准,我租一天好了。多少钱?”
“一小时收费50元,一天1000元。”茨木觉得自己这价格好像高了。
对方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
可能是不租了吧?茨木歪着脑袋想。
几个下一秒1000元就发了过来。
“抱歉QQ没有那么多,刚刚去充了点。”
“... ...”土豪嗷!小职员茨木心酸的咬了咬小手帕,现在的年轻人啊,当真是大手大脚,一千就这么花出去了。不过这对茨木蛮有利的。
“还是什么要做的么?”
“... ...把你那条出租的空间删了。”
理解理解,有些朋友翻空间看见肯定会知道自己是租来的。况且已经有土豪上门了,那个空间也就可有可无了。
酒歌狂行土豪让茨木下载了一个游戏,说是让茨木当他的情缘。
这款游戏茨木其实是有接触的,但是由于技术渣,每次都会把队友坑的不要不要的。
土豪问自己ID什么,茨木如实告诉了,然后一个背着葫芦的角色过来加了自己。
???茨木定睛一看,我的天这不是服内鼎鼎有名的酒歌大佬吗!只奶自己不奶别人输出还特别高!哎哎,酒歌大佬... ...酒歌狂行...  ...
他感觉这世界要不要这么刺激... ...随便发了个出租的说说然后钓到了酒歌大佬。
“大佬... ...”
“嗯?”酒吞正在看茨木游戏角色的装备,突然一条私信发来,待他退出时,他租来的情缘正在抱他的大腿。
“大佬求带嗷嗷!连麦我以后不算你钱了!”
“... ...”
不过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有酒歌大佬的QQ的呢?
不想了不想了,想那么多太烧脑了。
酒歌大佬草草与茨木结了情缘,就带茨木去打本。
五人的本,所以又加进来了三个人,都是酒吞的朋友。
茨木技术太差,纯属算是凑数的。
“嗷嗷嗷!草爹奶我一口啊!!只剩下血皮了!”一个书生装扮的角色一边不停的放着技能,大叫。
“咋只叫爹奶你呢,酒歌不是奶啊?”懒洋洋的少女惬意的说,操控着自己娇小的奶妈,硬是用奶妈的治疗用具,抽出了一个天文数字的输出。
“噗,酒歌那家伙不是只奶自己吗?”队伍里的另一个女人青行灯忍俊不禁的笑了,她操控着自己的武器,一盏青灯
顺便说“酒歌给崽子也加个盾呗,还能抗一会。”
“没看见我把另一个盾给别人了么,叫他要勾搭小姐姐,玩这种外观好看却不适合他玩的角色。”酒吞耻笑了一番。
“嗯?酒歌你太不兄弟了!”对面的妖狐气的牙痒痒。“说!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居然给他带盾!”
“什么好处啊,”酒吞轻笑了一声,“他是我情缘。”
明明知道是假的,但是茨木却羞涩了起来,可能是音控的原因,茨木觉得酒歌大佬也太会撩了吧!撩的他都不好意思了。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你什么时候有的情缘!我的天我还没有遇见我的命定之人呢!”
“哎,鬼手,说句话呗。”一边的青行灯一只手操作键盘,一只手转了转笔,似乎有了新的脑洞。
“哎?我么?”茨木有点慌乱,也没伪音,直接上了本音。
“哟,小弟弟本音么?挺养耳的,混cv圈?”萤草说到,完全忽略了自己才是最小的。
“嗯... ...混过一点。”
“小草,你想干嘛。”这边酒吞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高兴了 。
“爸爸社团要出剧本,刚好缺一个小弟弟。”萤草笑着看了看青行灯给自己的私聊,这般说到。
“叫狐崽子去,他是本大爷家的。”
“呵呵,狗粮”青行灯嘴角微勾,表示这狗粮她不吃。
茨木听见暗搓搓的点开酒歌大佬的私信:
“发狗粮,加50元。”
“... ...”
过了一会,钱就打来了。
“爹!小生快死了!现在奶一口还来得及!”妖狐已经哭着求草爹了“你上次那个剧本的角色我读!”
“不奶,去死吧,那角色狗子已经读过了。”
待到本过关,全员满血... ...不,妖狐死了。
“酒歌你个混蛋!见色忘友!”妖狐哭唧唧的咬着手帕,要不是大天狗今天加班不上游戏他一定要让狗子帮他报仇。
“还没见过”酒吞说道,带着些许笑意。
本来七夕租男友的事就是想气妖狐,不过... ...对方的声音听好听,且耳熟... ...好像在哪里听过。
嗯?他好像给对方的备注是罗生门... ...罗生门... ...
似乎是想起来什么,酒吞打开了一个许久未打开的APP,一个专属cv圈的APP。
登录了A了许久的账号,看见了几条消息,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了。
“唔?好几天没见你pia本子了,是弃坑了么?”
“呐呐,什么时候回来唉~给我捧个场呗。”
“真的弃坑了?会回来吗?”
“好吧,我等你回来一起pia本子。”
那已经是两年前的消息了。
他点开自己的主页,粉丝只剩下寥寥数人,大多也好久不在线,弃坑了。
只有一个头像是亮着的,备注上写着(红叶),而“她”名字已经变成了罗生门。
罗生门?酒吞记得这个小姐姐名字不是叫枫叶林么?
酒吞点开罗生门,发过去了个消息
“红叶,好久不见。”
这边收到消息的罗生门茨木很惊悚。
江山鬼王... ...这这这不是我当初伪女孩子时候的死党么!!!记得以前还跟自己表白过,要是他看见自己现在的演绎秀... ...
啊啊啊啊!女神掉码了!
茨木一个激动把自己的演绎秀全删了,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满级掉到了一级。
好想扇自己一巴掌,演绎秀就是经验且不说,而且自己配的那数量!六千两百多啊... ...心疼,还不如直接告诉对方自己是小哥哥呢嘤嘤嘤。
“嗯,好久不见啊鬼王大人。”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茨木泪流满面的回复酒吞。
“你... ...这是打算退坑了么?”然而酒吞也眼睁睁的看着他从满级掉到了一级。
“啊不是不是!”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茨木才想起来自己等级跌了别人都能看见的事实。
“我只是觉得办萌新会很好玩。”
酒吞眼角抽了抽,所以您老一下子把自己六千多给演绎秀删除了... ...在下佩服,佩服。
叙旧了几句,酒吞就下线了,顺便问一下自己租来的笑情缘
“你会伪女孩子的声音么?”
“大佬大佬,我会啊。”
“伪一个来试试。”
秉着顾客就是上帝的茨木,清了清嗓子
“情缘缘~求抱抱~举高高~么么哒!”少女甜美的嗓音像是洒满糖的小蛋糕,甜腻娇媚。
酒吞默默回忆了一下红叶的声音,相似度99%。
“你是男的么,越听越像是女的。”
“大佬大佬!纯汉子!100%原装!”
“视频要多少钱?”
“哎?”
“我朋友明天要群视频,让我拉上情缘,我可不想本来男的情缘突然变性了。”
“哦哦,这样啊... ...出卖皮囊有点小贵啊。”
“放心,出的起。”
“那... ...”茨木滚了滚鼠标报出了一个价格,那是他想给自己角色买外观的价格,还是很贵的,一方面希望对方拒绝,一方面就是同意了自己也不亏。
钱分分钟打到手机上。
茨木:怎么感觉自己被包养了呢?这种感觉要不要太舒爽!
“对了,”那边的酒吞勾了勾嘴唇,“我估计要租你当情缘很长一段时间,我先交一年的定金好了。”
第二天群里,酒吞已经派人埋伏好了。
“小草你负责录像。”
“青行灯你负责接待一下。”
“妖狐,你负责从我们公司找人。”
“哎,我们这么做了有什么好处?”青行灯一挑眉,笑说。
“你们想要什么好处”酒吞有点头疼。
“爸爸剧本那个配音,你和你家小情缘一起来。”
“我和刀刀的旅游假期你得给批准了。”
“好好好。”酒吞答应了。
“唉?我呢我呢?”妖狐指着自己,“我也要好处!”
“你要什么好处?”酒吞回头白了一眼妖狐“你是人事部的,找人是分内的事。”
妖狐有句mmp不知道能不能说。
第二天酒吞把茨木邀请进讨论组视频的时候,茨木是吓到了,青行灯姐姐平易近人,是真的,然后酒歌大佬也进入了视频... ...
酒歌大佬... ...他他他是自己公司的董事长酒吞啊啊啊!董事长酒吞,背后迷弟迷妹一大波,茨木就是酒吞后援团的一位元老,虽然是元老,但是没有和酒吞近距离接触过,唯一一次接触是几年前在酒吧偶遇酒吞... ...
茨木暗恋他好久了... ...
慌乱之下,茨木连忙挂了视频退出讨论组,他没看见我没看见我啊啊啊啊!
七夕出租自己结果被梦中情人租用了怎么办!在线等!十万火急!#
“找到了,茨木,新进来的一批大学生人才,这有住址。”妖狐累死累活的从几千个人中找到。
“唔,家庭住址也有,还蛮近的。”青行灯扯过资料。
“你确定这就是你的初恋?”草爹爬椅子上,瞅瞅酒吞。当初酒吞把红叶当初恋,被拒绝后还蛮沮丧的,整天泡酒吧,直到有一天他的一个迷弟在酒吧把他莫名其妙掰弯后,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他只记得那个迷弟朦朦胧胧的声音和水灵灵的金色大眼睛。
“啊啊,你好是酒吞么?我我我是你迷弟可以给我签个名么?”迷弟的语气满是崇拜和仰慕,还有少年没有脱开的软糯,感觉比红叶还要甜美可人。
他的眼睛像是上好的琉璃珠,还发着亮光,看向自己像是信仆看向自己神明的感觉。
然后对方要到他签名,把他送宾馆之后就溜了。
现在看看自己的小情缘,介于他马甲已经掉了,“红叶”就是他,他就是红叶。
就说自己怎么会对两个不一样的人动心呢?原来是同一个。
“酒吞”妖狐脸色复杂的接了个电话,对酒吞说“你小情缘明天请假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第二天一早,茨木被敲门声惊醒。
“谁啊... ...”他迷迷糊糊的爬起来,趴到窗户边看了一眼,然后惊悚的回到床上。
然而门口的酒吞已经看见了他冒出头又收回去的幼稚行为,他掏出手机。
“出来,你还要当我一年的情缘呢。”
“大佬我违约可以么?钱还你嗷!”
“... ...不可以,你再不出来我就砸门了。”
“你砸吧!我不出来。”
然后茨木看见酒吞从开着的窗户爬了进来。
“喂,我觉得一年不够,再租长点时间。”他逆着光,对茨木笑了笑。
“什、什么”茨木咽了咽口水,这样的酒吞,太帅了!
然后酒吞那张脸离他越来越近,看痴了的痴木没反应到酒吞已经坐到他床上了。
“我要租一辈子”他在茨木的耳边低语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茨木脸上,他的脸红的像个甜美的果子,让人想咬上一口。
“啊?多久... ...”是一辈子。然而茨木并没有说完,酒吞已经封上了他的口。
酒吞觉得,他后面肯定要说很蠢的话,还是封口的好。


评论(9)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