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陨落

我曾经是个太太(透明那种)

一个甜段子

ooc小段子,应该甜。又似乎太长了?
其实是一个比较大众的恋爱日常吧。。。

茨木很喜欢吃牛奶味的雪糕。
某天,酒吞给茨木买了一根牛奶味的雪糕,茨木很开心的接过吃。
过了一会,茨木要离开拿东西,不方便拿雪糕,就把雪糕给酒吞,再三嘱咐
“挚友不可以吃哦。”他吐舌的样子很好看。
“知道了知道了”酒吞一边接过雪糕,一边小声的自言自语“小孩子喜欢吃的本大爷才不喜欢呢。”
茨木回来后,那个雪糕酒吞果然没吃,就是有点化了。
“挚友你居然真的不吃哎。”茨木歪头看着酒吞。
“你想让本大爷吃?”酒吞作势要啃雪糕一口。
“才不呢!”茨木连忙抢过雪糕。
茨木快吃完的时候,眼前的酒吞突然放大,下一秒,酒吞就舔了一下茨木的嘴巴,卷走他嘴里的一块还未化完的雪糕。
果然很甜呢,怪不得茨木这么喜欢吃。
“吃到了呢。”酒吞坏笑着说,毫不例外的看见茨木红透了脸。
后知发觉的茨木反应过来
“挚友你怎么可以抢我嘴里的雪糕!”
“好了好了,我一会再给你买一根。”酒吞抱住茨木“慢慢吃。”他指尖轻点茨木的唇,不怀好意的说。

评论

热度(31)